【博客日志】被偷走的那五年:徒留一地狼藉的我

2018.12.06 - 北京SEO

被偷走的那五年

很久没有敲文字了,原因不知道写什么,为了表示我爱你们,今天就码几个文字,但是你看了一定会説,草!写的什么东东,你个狗日的,TMD

我不是一个写文字写的很好的人,所以我不会像张爱玲姐姐那样努力的想把每一个字都付于精神并且虚幻的想把梦想兑换成现实。我敲文字只是在于自己一个人对自己的倾诉。

—-但是我喜欢张爱玲.

前言……

孤家寡人一个,説不一定哪一天就撒手归西了,谁能把我扶持呢?唉!!管TMD就这样过吧!

辟辟啪啪,敲了一行行自己都不清楚是TMD什么东东的文字,文字把电脑的屏幕塞得满满的,好像再也没有任何缝隙了。忽然我感觉键盘敲打的声音突然停止,四周好像重新陷入一片寂静中。。。。。

外面天气寒冷,很冷,但是有月光,房间里面很暖和,很暖和,我的目光温柔,很温柔。。。。。。

不知道做什么………

没什么可以做的了?我过去的生活,就如同一块旧抹布,擦拭完了该擦拭的,现在,是应该仍掉的时候了?是吗?

这是一个百无聊赖的夜晚。在这个时候,好友列表里所有的人都在隐身状态,他们也许在,也许不在,也许有的在做爱,也许如我一样,在敲下了文字以后,好像发现自己的身体有种被抽空的感觉之后,开始期待着一个人的出现。

期待着他(她)的头像在电脑屏幕上闪动,在这种盲目的期待中,我想起了一个哲人的话:生命正在虚掷。

门外的天空,黑洞洞的,寒冷的天气一颗小星星也见不到。这真是一个让生命虚掷的夜晚。我日,靠!真TMD无聊……

支持黄色产业………

没有事情无聊的随便就点了个网站,哈哈!TMD出来许多诱惑的让小男生不能自拔的超性感妹妹,那个大呀!大呀!

诱惑的让男人流口水,但是我不会,我还不至于那样,无聊的我,就想看看到底里面有什么,于是注册,用了我50元的大票票,就当是支持现在不紧气的中国黄色经济产业吧,打开了,晕!我日,草!

TMD,看见一个妹妹把胸罩解开,我看见一抹白嫩的肌肤在我眼前慢慢的晃动越来越大。这是一个看一眼就价值五十元的胸部?

在这个城市,满大街都是做一次只需一百五十元的妓 女,满大街都可以见到十元钱一张的黄色VCD,甚至在火车站的某个小旅馆里,还能找到五十元一次,三十元一次,甚至十元一次的村妇,但是我今天却花了50元,看一个女人的胸部,这是一个多么滑稽的时刻,我的款爷那些朋友要是听说了,肯定会吐口水,往我脸上吐、吐、吐、吐……

身边曾经和我有过藕断丝连的那些小女人们,要是听说了会怎么样想?她们会不会对我这个曾经意气风发的老实人彻底的失望?她们会的?她们不会的?她们其实应该早想到了。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烂人一个我,草!

胸罩一点点的往下退,到了关键的起处,又停下了。哈哈,真TMD好玩,耶! 为了保持我纯洁的心灵,我还是关了,説了一句,去你MM的,你当我是饥饿男呀,草!

乱七八糟………

屋子里一片沉寂,除了头顶的,就是眼前的电脑,月光遥不可及,电脑近在咫尺,但是没什么关系,其实远与近,对我来讲都一样,就像刚刚那一刹那,我突然意识到这个死寂的夜晚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坐在这里的。

一定还有很多鬼魂在我身边穿梭,每到夜晚,都会如此,他们一直蛰伏在电脑的显示屏里,随时会出现,令人措不及防。

身边的事情总是有时让我认为可笑之极,但是又不可否认我生存在这个现实的生活种,我不承认我虚伪,我是个什么样的东东,自己清楚,我没有必要隐藏,我就是我,撕下道德的面具其实我们和原始人没有什么区别,也许説不一定多年后,大街上流行男人和女人们只用一片树叶盖住自己的下半身呢,你説奇怪吗?我説不奇怪,反正我相信,现在不是流行原生态的嘛,呵呵!

当这最后一行字打完之后,一段生活就从我的记忆里被移植到了电脑之中,这是属于我个人的文字,把它全部写完后,我突然有种被抽空了的感觉。茫然,无助,狂热,放荡,还是向过去的那个娃娃説的,我要好好的,是呀!好好的…….

我希望最后旳归宿是在你怀里

结尾……..

看着网上的一个个网友的留言,好像日本又开始嘚瑟了,大家説一起去抵制日货,我想我不会,不是我不爱国,我很爱国,我连美国人的可乐都不喝,我只喝自家开水加糖和蜂蜜,因为它有点甜甜…

我认为我生活在现实中,那些事情是政府考虑的事情 ,是嘴上没有长毛毛的大学生们做的事情,抵制了日货,那些在日本厂子靠打工为生的弟弟妹妹们怎么办?

现实点,不怕怕,万一把我们弄急了,我们没有事情就全民皆兵大家都加班天天做爱,生孩子,现在有13亿人了,天天做,在生个13亿出来,去踩死他丫的,小样,我日…..

想起了我的前五年,它们被人偷走了,徒留一地狼藉的我——一个老男人。

—-辛辛作品.

阅 28
百度熊掌号,拯救站长,至尊宝与紫霞

很久没有敲文字了,原因不知道写什么,为了表示我爱你们,今天就码几个文字,但是你看了一定会説,草!写的什么东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