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跟小娘子倾诉,可是故人已经离我而去了

2018.12.29 - 象牙白

想跟小姑娘倾诉

玛丽隔壁的。。。

心情好像很TMD不爽。。一个字乱,2个字,很烦。

坐在电脑前。。哥我现在混迹于网络00后非主流的流行年代,天天混迹于二次元,再看看身边的各种事情,雷的哥哥我在风中凌乱…

QQ上各种火星文缤纷于形形色色的对话框里,而且刷屏速度之快,聊天人数之多多,一群群向洗头妹的90后妹妹在灯红酒绿的夜色中摇摆,挑逗我这样的老龄男。。

唉!真是,不要迷恋哥,哥其实只是个传说。。。

宣泄下情绪,好了,笑笑,呵呵!

我是不是个神经病?MD疯了。。。

我习惯在写东西的时候在一间安静的屋子里,扒在床上或者坐在电脑前。

我习惯背一个很大很大的新秀丽包包,背在我的身上与我那弱不禁风的小身体看起来显得比例很滑稽,额还习惯喝汽水前先把里面的气晃出去。

习惯早上洗澡,早上做人体运动。习惯穿带沟的耐克运动鞋。习惯约人见面时提前到。习惯没有事情就看看马路上的小妹妹,习惯夏天在电梯里面看没有穿内衣的女孩,可惜了,现在是个冬天……

我整个TMD一神经病。。。

呃,我还应该有些什么习惯呢?,但是额一时也想不起来了,那就等想起来时再说好了。。

今天重复的看了两本安妮宝贝的书《彼岸花》、《八月未央》。

我已经很久没有读这些或疼痛或纯粹的文字了。有时是没有时间,有时是没有心情。

现在也是,没想买的欲望,所以我决定不买了,就待在书店里面草草的看完,经典的话还是记在了心里,顺便看了本李承鹏的(中国足球黑幕),唉!中国的官员太腐败了,連后回家。。。。。

心情其实今天很糟糕,一段对过去的反思。。。

本以为离开了过去那个地方,心理状况就可以得到好转。可是接下来的经历表明,问题绝没有这么简单。

我与周围人的矛盾屡屡发生,周围的人总是滋扰我,以致于不得不一次次换地方。可是每到一个新的地方,很快又重蹈覆辙。这么多年来,已不知换了多少地方,仍然找不到一个安宁的住所。

是的,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一个安宁的住所,一个没有人滋扰的安宁的住所。可是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要求,却无法满足。

也许我已经是个习惯孤寂的人,也许我该换下一个地方了。。。

跟周围的人倾诉

现实的生活令哥哥我目不暇给,胡乱的看看网上,网上的90们其间大多在讨论诸如某韩国过气儿男星有多帅多帅,跟另一某韩国过气儿男星多般配多般配,俩人儿不在一起他就要去屎,谁敢说俩人儿一句不好,他就要谁去屎之类的。。。。

这些话题,唉!哥哥我只有忍了。。。

毕竟都是小娃么,谁还不追个星呀啥的了,然而还有杯具出现,一群寂寞无聊的90,00后男女在网上寂寞的爱的死去活来,看见一长得向火柴,把个发育不全的下半身蹦的紧紧的,带个嘴环,裤子露出屁沟沟的,就说是帅哥哥,额倒,额晕菜菜,还TNND狂叫好帅哦,好帅哦。。。

身体近来好像很不爽。。。

唉!我已经快四十的人了呀,一无所有,只剩下一个聪明的头脑了。于是我拒绝拿药药。

想跟周围的人倾诉,可是谁理睬你呢?小娘子?故人已经离我而去了,孤家寡人一个,朋友?我已经没有所谓的朋友了,过去的,人走茶凉,现在的,尔虞我诈。。。。

哥哥额的火气越来越大了

到底是世界疯了还是额疯了。。。

淡定,哥哥我要淡定,淡定。。。

玛丽隔壁的,玛丽隔壁的,玛丽隔壁的。。。

阅 48
玲珑札记,玲珑的情感空间

玛丽隔壁的。。。 心情好像很TMD不爽。。一个字乱,2个字,很烦。 坐在电脑前。。哥我现在混迹于网络00后非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