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七年第一章:初来乍到(第二节:被坑了)

2018.08.09 - 象牙白

第一章初来乍到第二节:这回被中介坑了

赶下车前有推销卖两块钱一份北京地图和一些招聘信息的册子的,买了一本。下车大概凌晨四五点钟,天还没亮,不过出了西站人还真是不少,饥、寒、手足无措,上西站旁边有个大柱子那儿(现在的西站建完后已经没了)的台阶上坐了好一会儿,拿出包里的厚衣服裹上,眯着了还。

被中介坑了

啊!北京,我来了!当时还是有几分得意的,终于能留在北京了。

其实从出站开始我的心情一直是雀跃的!我可能真的是当时我们村少数自己能来到北京并且准备留下来的人!感觉自己将无所不能,自己的命运也将被改写!

本来睡得好好的,一阵清早的冷风吹来,哗的头重重的点了一下,这大冷天也睡不好,先去吃口饭吧,在周围寻摸了好半天找到一犄角旮旯有好几家卖面条炒凉粉什么的,忘了当时吃的啥,反正记得挺贵还没吃饱,愤愤地走了…

驮着包,抱着篮球,心想这可上哪儿当明星去,不管了,先走走看吧。顺着西站出来的对面那条路一直走啊走,当时发现北京这个建筑什么的挺高挺大,可是怎么越走人越少了呢?倒是有个叫地坛的地方有些人,也上里面转了下看了看喷泉,不过好像也没有能找工作的地方,更别提什么北影什么的能跑龙套、做群演、当明星的地方了,可能也是没问对人,也可能当时没怎么敢问或者自己普通话不好,反正最后就是懵了,又冷又困就罢了,还不知道下一步该咋办…

转了一天快到晚上的时候,那会儿好像是手机没费了还是没电了怎么的,身上倒是有个几百块(在四川其实没挣下什么钱,又是中介费又是半个月押金没要),但也没敢想说找个宾馆什么的,因为那会儿的我思想里是得特别特别有钱的人才能住宾馆的,又不用叠被子,屋里就有厕所,简直是总统待遇,自己可住不起。

最严重的是,当时谁也不认识,谁也不敢相信。

那会儿冷的不行的时候我想过要不买张票回家得了,或者做点儿啥坏事让警察把我关起来有吃有喝的也行。不过最终,想起了当时在火车上花两块买的册子,上面除了地图不是还有招聘得嘛,于是赶紧找了个公用电话就开始打,然后人家跟我说就在北京西站一个什么明珠大厦的三层还是五层,反正大概记住后我就直接去了那里,当时的感觉有点儿像在四川找那个中介的时候,不过多了几分在异乡终于能有所立足的喜悦。

去了之后,就是那种典型的中介所,两三个人,屋里基本除了几张桌子板凳和电话,其余什么也没有,不过无所谓,他能给安排工作找到活就行了,然后问了我年龄看了我身份证后说:哪儿哪儿要保安呢你去吧?

……

“去!”我斩钉截铁的说。或许新到一个地方最适合的工作就是当保安?我当时这样想着,中介费交了之后身上就又剩几十块零花钱和打车钱了。然后那个中介大哥还是大姐我忘了,给我一张纸算是推荐信,又写了地址让我过去找某个人就行。然后我当时竟然有一些小兴奋,捏着那几张单子就听人家的准备去坐公交了(当时不会坐地铁,甚至不知道地铁为何物)。可当时天色已晚,只能第二天再过去了,可是外面天寒地冻,那会儿还要脸,兜里没几块钱了也把中介费交齐了…

于是又是火车站辗转难眠的一夜…好在那会儿也庆幸不管怎么着,手握留在北京的最后一张船票,还是有那么一丝安心的。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做任何事或者发生任何事,我都不会太过于焦虑或者慌张,因为我知道,最好的一定会在最后一刻出现!如果没有,别着急,只是还没有到最后一刻。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那会儿手机也没电了,胆战心惊的翻出来在四川火车站那里买的那个手机,发现开不了机,那会儿也不会弄,想着或许是没电了吧,于是放到背包里起身上个小地儿吃了口饭就准备去坐公交了。不知道为什么,人在最见识少或者落魄的时候不知是害怕还是感觉画风不对,不敢去看似干净豪华的地方消费或者哪怕坐一会儿。嗯,可能是感觉画风不对吧。

经过多番辗转,多番打听,终于靠着给我写的那个纸条到了目的地,到门口询问了保安纸条上的人,他说是他们队长,于是问清缘由后把我带进去见了。

其实那会儿的感觉是兴奋的,真的!还带有一丝感动和自豪,因为感觉能在大北京当保安了!听说之前我们老家谁谁谁就在北京当保安人间嫌他矮还是怎么的,而我马上就要当啦!当时感觉那个地方挺荒凉,真的,整个被围住的小区全是二三层那种小楼(当然后来才知道那叫别墅),感觉挺奇怪。同时又鉴于自己的没见过世面,感觉这破地方还要保安干嘛…

不过心里这么想,还是诺诺的见了那个保安队长,记得那个保安队长有点儿看着智商不高,行动缓慢的感觉,穿的衣服邋里邋遢罢了,关键很不整齐,一看就不太像一个完全正常的人,不过人家说是队长嘛,于是赶紧笑脸相迎,其实那会儿我真的还是个特纯真的小伙儿,也装不出来,所以其实当时应该也确实打心眼里感觉人家那种慢悠悠的姿态应该就是领导的架势吧…

然后给我分配床铺,在四川的时候人家还有床垫子,到了这儿,一间屋子得有十几二十多个铺位也就算了,也没个床垫子,我当时也没钱,就背包里的床单被罩,好在里面一个看着得五六十的大爷也是当保安的,从他被窝底下抽出来个床铺说是他下面有别人离职多出来的给我先用着,于是我铺好被子,给我分了保安服什么的,那保安服记得当时是真破呀,可能跟四川当保安时合身的衣服有太大的出入,感觉那个保安服是真破呀!又大又宽就算了,脏的都不成样子了也没洗就给我了…

不过当时嘛,哪儿还顾得上那个,一个劲儿的跟人说谢谢,然后天快黑的时候说给我讲一下明天去哪里站岗,然后让我吃饭,我说好,然后整个小区巡逻了一遍,发现有一大片都是正在建的房子,那个队长就告诉我,我们这里基本没休息什么的,站几天岗之后,就是当一天保安建一天房子…

我当时都诧异了,这咋还要搬砖盖房字呢?不过当时也不敢说话,后来弄完就去吃饭了,说我们保安每天轮着做饭,我一看那饭,这回可不是跟四川的饭比,因为根本没法比,看着那切的白菜芹菜什么的真是感觉在我们村喂猪也就那样了!

然后更让我大开眼界的是,保安队长看了乐呵呵的说,嘿,今天不错呀,仨菜,还有肉菜!wahte?肉菜?那个芹菜炒肉?就那俩片大肥肉?还有今天有个?不过当时也顾不上,好坏的有饭吃了,人家给了个碗挖的米饭,那个碗就是那种瓷缸子,但棱上都是掉漆的痕迹,而且碗底也磨得不成样子了!

不过管不了那么多,先吃饭再说!吃完饭回到宿舍,队长走了,有上夜班的还在睡觉,那个大爷我看要上厕所的时候,我偷偷跟他去了外面厕所,然后小声问他:咱这咋样?没啥问题吧?工资能按时发吧?是2000么?(当时跟我说的底薪2000),那大爷说:你年纪轻轻的咋也跑这里来啦,哪儿有2000,一个月800,还得天天上班,谁受得了呀!快冬天了,人家工资按年结,我还不知道能不能挨到结工资。

啥?老头不会忽悠我呢吧?我也没说啥,径自走回屋里床上,那会儿我就在想,不管他说的真的假的,反正这个地方不能多待,而且听那老头的意思,估计想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于是我想着怎么也先待几天,等恢复元气了,顺便啥味熟悉一下周边再说。

然后第二天安排我去一个门口站岗,给了我一张纸,上面写的车号可以直接放行,而且要敬礼,否则就要拦住问情况。中间有个换班的三十来岁的大哥跟我聊天,具体说啥我忘了,但我记得中间听到有惨叫的声音,我们循声看去,是有几个穿黑衣服的人在打一个好像是我们宿舍还是旁边宿舍一哥们,真的生踹的那种,然后那哥们说别看了,肯定是干活不老实被逮住了。

我说干活不老实可以让人家走呀,干嘛打人家呀,那哥们哀叹一声说:呵,你以为咱们是说想走就能走的啊?我当时应该也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他说你看,这周围全是摄像头,走不了的,逮住就往死里打!我们都见怪不怪啦。为什么不报警呢?或者通知家里人?

家里人?报警?呵呵,报警肯定没用,虽说在皇城根下,但那会儿2010年也确实是治安不严,官儿肯定被收买了。然后说先走一步看一步吧,他可不想被这么摁着打。然后我想到了西站的中介,我问那哥们他有手机吗?他说有,能打,但是劝我不要报警,给家里人打也挺丢人的而且徒增家人的担心。我说不是,我给中介问问为什么是这样?

然后在我手机里翻出那个号码,就给中介打了,中介那个人听得出来确实也比较吃惊和懊悔(谁知道是不是装的呢),然后说不行我找个机会溜出来什么的重新给我找个活,当然我要退钱也行!然后我想我就不信在西站你能把我怎么着。

然后应该在那里待了三四天吧,然后在某个晚上凌晨几点也忘了,看屋里的人都睡了,按照提前看好的逃跑路径准备走,拿着我的背包和篮球,蹑手蹑脚的就往寝室外面走。我想那么晚了就算是有紫外线监控,看监控的人应该也睡了,我要做的就是速度爬出去!我知道大门肯定有保安,夜班人我也不认识,人家看我出去还拿着行李肯定会出问题,于是出宿舍门之后疯狂的往逃跑的墙那边跑…

到了墙根,我先把篮球和背包都扔了过去!然后冲了一下就往上爬,可是该死,你们都知道那种墙上放的钢钉或者玻璃渣子吧?上面全是玻璃渣子,不过也顾不上那么多了,整个身体鼓涌着爬到上面,然后也没管下面咋样,双手掉到墙上啪的就跳下去了,脚还是哪儿也崴了一下,不过顾不上那些,找见我的包和篮球就玩命的疯跑,当时肯定是听见墙里面有人叫喊了,于是更加疯狂的跑!

沿着一个方向跑了好久好久,累的实在跑不动了就走,走着走着,天亮了…

北漂七年第一章初来乍到第三节:可算是安顿了
北漂七年《当代草根》23章节全集




阅 761

似水流年

第一章初来乍到第二节:这回被中介坑了 赶下车前有推销卖两块钱一份北京地图和一些招聘信息的册子的,买了一本。下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