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我100块钱7、8年了,都没有忘记,会不还吗?

2019.02.25 - 象牙白

借钱不还的友情

天气依旧很冷,我依然是那个我,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日子写自己的文字,写自己的对话,说不清楚是调侃自己还是痛苦的表现,我不清楚,我也没有答案,真的没有自己的答案!

这几天由于时间的关系,我很少和自己在进行无聊的对话,其实也不清楚我到底做了什么,到底忙什么,但是这几天确确实实遇到了几件让我哭笑不得的事情,很奇怪,很无奈,很欣喜,其中的道理也许只有我自己才能够明白,但是究竟明白到什么程度,我想也许只有上帝才知道!哈哈!

走在城市的马路上,有时间你不得不承认,这个城市你可以不喜欢他,但是你依旧需要它,因为我们需要生活,看见路边一个个陌生的人群,不得不把自己伪装成一个看似道德的君子,总希望自己的生活中可以发生点什么…

一个多年未见的朋友不知道怎么会知道我在这个城市,很兴奋的来看我,看见我就说:好多年不见了,想死我了,兄弟,我差点感动的落泪,他还说了一句话,更让我当时认为这个朋友其实真的可贵,他说:我过去欠你的100元钱,今天终于可以还你了,我差点晕了,晕死我,在我的来 回推辞中,我还是收下了,难得朋友一片真心。

晚上请朋友出去吃了一顿,我自己已经许久没有那么奢侈了,狂喝,狂饮之后醉到,好久没有这样的生活,虽然结帐的时侯已经超出来朋友还我的那100块,但是我高兴,很高兴,很久没有人来看我了,其实很久没有人来看我了。。。

朋友在这玩了2天,昨天和我说,他要走了,我说也好,事业要紧,但是朋友说了一句话,让我震惊,他说,钱不够回家了,让我借500块给他买张飞机票回家,我很无奈,虽然不是很愿意,但是如果我不给他,他是不是就这样要在我这里住下去,我拿了钱给他,我的血汗钱!

他也没有说谢谢,只是很客气的说,我会还你的,是呀!100块钱7、8年了,都没有忘记,会不还吗???我只是麻木的说了句走好,就这样,走了。。。回过头我对自己说:靠,TMD去他MM的,神经病,龟儿才希望你来了。。。

回过头来想想,这个世界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人存在??又为什么我有这样的朋友??彻底的晕,晕倒~

天气这几天真凉,但不算冷,穿的也不多,呆在空调的办公间里,真的不想出来,但是我需要工作,需要生活,需要挣钱钱。钱钱到底挣的以后做什么,其实我们都不清楚,走在城市的马路上,喝着我的最爱,农夫山泉!

一路走过,陪客户完成了自己应该做的工作,跟客户说了声,你慢走,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拜拜!!看了看马路上一个从我身边路过的夏天美女,靠!火暴,性感!

流了下自己的口水,喉咙里咽了几下,才发现自己很饿了,早饭没有吃,其实我由于是一个人,已经很久没有吃早饭的习惯了,走进一个小巷,看见一个很小的酒家,上面几个大字,让我感觉到很亲切,麻辣小吃,进去一看,看起来是个很地道的麻辣小店,很干净,我说有鸡杂面没得,小妹说了句,有,我说,来碗,小妹说:要得!这样的声音,听起来,让我很亲切,真的很亲切!原来虽然人离开一个地方很久了,但是其实他什么都没有忘。。。

我想我会过几天在来,因为我喜欢这里的味道,这样的声音,我还想听小妹的那句话:要得!!

这段时间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喜欢上宿舍区的一个女人,不清楚为什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是不是我好久没有女人了??是不是我还会有爱的想法??

是不是一见钟情,是不是奥运了,我想生个奥运宝宝,是不是??哈!在说,我就脸红个了!都老年人了!都长老年斑了!还这样想,当然只是我自己幸福的想法吧了!我告诉我自己,不可能!没有可能!

我喜欢看她的样子,很想和她说话,很想每天看见她,,可是我好像没有那个勇气,我每天看见她从我的门前走过,总有种不一样的感觉,幸福!但是这样的幸福只有永远埋在心里,我知道没有可能,因为我给不了别人什么,因为我….

就让这一切永远的埋藏在心里,到永远!希望她幸福的活着!~喜欢一个人其实是幸福的!~

我其实已经认识到自己的得失。我经常幻想所有不可能实现的东西,来填补现实生活的空白。但我又害怕幻想真的消失时我会很失落,会使我憎恨,憎恨现实给我带来的枯燥!茫然!孤独!

有时想离开这个地方,忽然间我又好怕,怕另一个世界比这更残忍,更凄惨。然后我就在心中唯一的求生意念下又复活了,继续着生活。哲学家说失而复得的快乐是人生的最大快乐,我不知道我算不算失而复得,但我这短时间很愉快,好象忘记了以前的所有的不快!

我会始终相信朋友的那句话,生活总是美好而又充满色彩的,就如东升西落的太阳一样颠扑不破……..

风不断的吹起 ,

我看见我爱的人 , 

我提一盏风灯 ,看着她从少女模样 变成妇人 

风永远吹不停

我闭上眼去想 忍不住放声的大哭! 

无能为力……….

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辛辛作品




阅 502
0
致一夫多妻制: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

太阳很耀眼,窗帘不高兴了。 水中映出的男人样子我根本不认识了。不只是秃顶,岁月使我看上去至少老了五岁,眼窝凹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