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七年第一章初来乍到(第三节:安顿)

2018.08.13 - 象牙白

第一章初来乍到第三节:可算是安顿了

就这样,记得那天的后半夜就那么一直跑啊、走啊的,天亮之后,整个人已基本呆滞,恐惧、陌生、饥寒交迫…手上和身上被玻璃渣子狠狠刺进去的伤口清晰可见!那个地方真的太偏僻了,据我现在在北京多年的经验,应该是顺义或者门头沟之类较偏远的地带。

不过好在终于看到有人了,从草地和田里逐步到看见火车道、高速公路和当时感觉看到了伟大希望的马路,每看到一个,都感觉烟火气更近了一些!活着更有希望了一些!

安顿,扎根北京

当时的我,就记得提着那个包,手里那个篮球拿网套住提着,后来感觉走的好累口干,就拿出来拍着篮球走,当我看到公交车的时候,不知道怎么,那会儿太阳可能出来了,逮住人就问:北京西站怎么走?“我要去北京市中心咋走,往哪个方向?”

为什么不直接问怎么坐公交车?兜里真的,一毛没有!那会儿哪儿知道什么逃票什么的呀,刚从村里出来没多久的淳朴孩子,没钱哪儿有什么胆子随便坐人家车呀。

好在,哪一天问得无数人里面,终究有那么几个对北京比较熟悉的(大多数都只知道坐车,但不知道怎么走),根据我的询问一步步走,虽然很饿很累,但是篮球在手,还能有那么大一个希望在,我走的路感觉是那么的轻盈!

同时我那会儿其实也想了中介会不会不给我再找活了或者怎么样的,不过当时经历了一场生与死,真真的是想着不行就跟丫的拼了,在这个陌生的地界,哥们光脚的可不怕你个穿袜子的!报警啊,完了把他那儿点了啊之类的招都想过了…

一直走啊走啊,记得那会应该是一下都没有歇息的,到了那天傍晚,应该一共走了得有二十来个小时吧(现在想想感觉好恐怖),当我看到北京西站那四个诺大的标牌,激动、恐惧、愤怒之类各种情绪交杂在一起,应该在西站那块儿的厕所洗了把脸,估计喉咙快裂开了但也顾不上喝水什么,也没钱喝水吃饭,径直向那个中介的什么明珠大厦走去。

嗯,幸好人还在!他们还没下班,当时手机没电没费,要是不在的话我可能真的又得等一夜,但当时我真不知道能不能撑下去了,想想后怕的很!不过现在在发生那样的情况肯定是各种方法都会有,也不会让自己沦为那种地步了。因为那个时候简单的思想和狭隘的眼界,让我一个不到十八岁的孩子遭受了生活和社会最残酷的重击之后,茫然不知所措!如果当时没有后来,我可能不知道未来会是怎样的未来…

进了中介的门之后,当时不知道为什么,就跟之前坐火车那个善良的姐姐给我让座时的感觉一样,委屈,愤懑,感动,甚至到了中介所好像终于找到了救命稻草或者这里是自己的家一样,终于有了依靠!泪水潸然而下,跟那个中介说了我的情况之后,她说我也没地方住什么的,也没吃饭呢,不过现在正好有几个人也是运城的,要去一个医院当保安,给安排的活,我那会儿问不会又去那么远了吧?

她说这回肯定靠谱,一块去当保安的有运城平陆的和一个哪儿的我给忘了,但是看到有一个市里的老乡而且怎么说呢,算是跟自己一个阶级吧,能有个相互依偎取暖的老乡,在经历了那么一场生命的摧残和洗礼之后,感觉是那么的温暖!

或者说如果不听他们的,又能怎么样呢?那应该是我所能面对的最好的选择吧?虽然心里仍是抵触的。

具体的我也着实忘了,反正后来确实是跟着几个老乡,中介说天也快黑了,也怕我们路不知道怎么走,于是用叫了个面包车还是商务车忘了,带着我们去了那个医院。

一路上,我的警戒心里特别的强,甚至想到如果把我带到人啥的地方我就把玻璃撞开跳下去跑,或者说上厕所之类的跑掉!

好在真的是越走越靠市中心,人越来越多,越来越繁华,是的,最终我来到了王府井附近的北京协和医院成了一名光荣的安保工作者!

在我到那个半地下室的宿舍之前,我都不知道迎接我的会是什么,不过见到那些个脏话飞舞,全是带着廉价制服的人的时候,我释然了,我终于能有机会在北京站住脚了!

刚去给发了制服之类,记得那里好像是一周领一次饭前,应该一天也就十多块,具体忘了,当时那个可胖可胖的保安队长把我带给一个可瘦可瘦的叫什么王兴乐的那个好像是班长的人之后,他跟我了解了情况,说可以跟发饭钱的那个大姐说一下,让我按天领饭前先,然后说也没钱,就先用之前老员工留下的饭盆吧?

呵呵,开玩笑呢?老员工留下的饭盆?就那会儿,老员工用完的尿壶让我当吃饭的家伙我也愿意!绝对的!然后那个班长说我那么长时间没吃饭先带我去吃顿饭,当时不知哪儿来的勇气,还怕丢人还是脸皮薄忘了,还说不用,等我上班了领钱了吃吧,谁知那班长真的说不饿那就明天也行,他去吃了…

这哪儿行呀,感觉说:要不我跟您熟悉熟悉环境吧?哦对了,那会儿不会说,也不好意思说普通话,总感觉怪怪的,不过应该也能听懂吧。人家带我去了之后,呵,就来转转?开玩笑呢!这他说要不你也来点儿的时候,我赶忙说好好好好好!

应该是在那个医院的员工食堂,好像还不错,他说米饭免费,我当时真打了一个菜然后茶缸子里,盘子里(就上学那种吃饭的缸子)全是米饭,那会儿可顾不上别人咋看我了,然后班长给我刷了下饭卡,看班长还没打完饭,我坐着就吃,噎了好机会,就是那种饿急了的人忽然见到食物可能会被撑死那种,吃着吃着班长来了,啪,把他碗里的一份什么肉倒我碗里了,说了句赶紧吃吧。那顿饭我再没说话,只是闷着头吃饭,噎的、热的,眼里夹杂的不只是汗水还是泪水,不知是感动于那份班长的那份肉,还是感慨于自己的不易…

对了,那天好像要复印身份证,当时说我未成年什么的,所以我清晰记得那会肯定还是未成年的一枚小伙。

躺在不知道为多少流浪的人遮过寒冷的被子里,当时的心里格外的安静、满足、踏实,想着离自己的希望越来越近了!唉,可算是安顿了!

北漂七年第二章生根发芽(第一节:我在北京过年了!)
北漂七年《当代草根》23章节全集

- END -

625
0

自媒体是如何赚钱的?四步教你月赚过万

自媒体是如何赚钱的

第一章初来乍到第三节:可算是安顿了 就这样,记得那天的后半夜就那么一直跑啊、走啊的,天亮之后,整个人已基本呆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