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七年第二章生根发芽(第一节:过年)

2018.08.14 - 象牙白

第二章生根发芽第一节:我在北京过年了!

正式进入协和医院后,我不知算是明媚还是浑浑噩噩的保安生活就来了!感谢在之前来北京的这段日子,让我懂得了珍惜,珍惜善良,珍惜生命!

北京过年

第二天早上,那个瘦瘦的班长看我洗完后,带我去那个管理我们日常起居的,老是带着一股子骚劲的大姐那儿领了当天的伙食费十几块,穿上当时仍不是太合身但还算干净的制服就说出去告诉我在哪儿站岗了。

走到协和医院老楼那块儿,据说都是国家大领导级别的才能在这儿治病和住院,而那会儿也遇到了影响我之后近两年人生的一个兄弟:薛瑞聪。当时的他,脸圆圆的,甚至有些小肥,但是他很壮!皮肤很白,总是经常会有一嘬胡子在嘴上,当时看到他,就感觉我跟这个男人之间一定会有故事发生!果不其然…

我俩是换班,有时候我在铁门,他在里面一个祠堂还是什么的值班,时间长了之后,基本我俩也就很熟很熟了,一个月休息那两天我们出去玩什么的必定会是我俩一块去。而且还是一个宿舍,他是河南人,总是操着一口:俺那嘎哒,俺是洛阳嘞之类的话,不过现在可能再也听不到了!是谁说的,有些人,有些事,在时光匆匆中,终究会由平行的人生走向交叉,渐行渐远…

我之前没有太去过网吧什么的,上次也说过了,qq号当时在四川别人给申请的,但是早忘了,薛瑞聪经常会带我去,他比我大一岁,不过我俩对年龄也没有太在意,反正干啥都一起,感觉一天挺美,也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可能对北京有了些许的归属感。后来是薛瑞聪帮我申请了现在仍然在用的一个qq号,后来我们一起去过动物园买衣服,也经常去周边的王府井浪过…

当然也包括我有次应该是年底吧,有个保安不干了准备辞职,然后进我那个屋里,薛瑞聪没事了过来找我玩,然后那哥们过来不知道干嘛忘了,反正记得进屋就开始抽烟、弹烟灰,感觉自己可横了那种,然后我告诉他把烟灰扫了吧,要不完了我也得扫,要不你出去抽烟吧,然后丫的就更横了,也不知道谁先动的手,反正我俩就是干上了…

我就记得当时有门口那种挡车的大铁链子和大铁墩子,可沉那种,我俩扭打着出了外面,先是他用笤帚,然后我用那个铁簸萁互相抱住打,你知道那种场面吧?就跟两个泼妇打架一样,那会儿没那个人劲儿大,头发也比较长我,被他骑在我身上抓住我头发往地上磕了好几下!

薛瑞聪看见了,拿着屋里的凳子邦基甩那人头上和身上了,他晃悠了一下,我赶忙起身,那会儿被按住打的火气让我先是拿起那个大铁链子往他身上甩了几下,然后薛瑞聪赶紧拉住我说快放手,别出事了给,然后我哪儿能瞬间消气,放开他要夺走的铁链子,搬起那个大铁墩子就往他背上砸下去了!其实那会儿虽然气愤,但也有分寸,没敢往头上砸下去,要不可就真整大发了…

然后我骑到丫的身上就生拿拳头打他,大的太累了,薛瑞聪也一直拉我,能感觉出我俩实在都没劲了,他趴在地上我就把手扣他的脸,抓他的耳朵,反正后来拉开的时候我俩都精疲力尽,但是双方都还在飙狠话…

其实那会儿我心里还是挺高兴的,因为那小子虽然块头大,但是被我把脸上抓的全是,不过我头上也起了包了确实,哎,怎么说呢,那会儿的打架只有两败俱伤,最后什么也得不到,或许这就是青春的味道,这就是荷尔蒙的味道吧。

我们当时上的夜班大概九点多左右,不过一般都是白班多,白班的时候,会有一个北京户口的正式工老头在这儿上班,不过我是站在外面站岗,他是坐在里面看报纸啥的看门。有时候会有些给领导送礼什么的送点儿吃的喝的之类的放到我们这个传达室,如果超过两三天没人要老头就让我活着轮班的人拿回去自己吃喝,怎么说呢,尝到了从我之前农村到当时没有尝过的高档物品和高品质的见识吧。

我去协和的时候忘了几月份,但记得当时第一天上班就穿的长袖制服,里面还穿了个衣服,还天气很好,所以应该马上要入冬了。所以转眼,马上就要过年了。年前我到现在都清晰地记着一件事,当时在站岗的时候穿的可厚的那种大衣,那个门卫老头正好不在,换班吃饭去了应该,然后有个女的很着急的要进门,我问他要门卡或者让里面的人出来接,但是她就说很着急一直要挤进去,还说了不好听的话,推了我两把之后我顺势就倒下了…

之后就是激烈的争辩,叫来了我们队长之类,后来那个老头也来了,后来事情怎么平息的我忘了,反正也没有互相之前的什么赔偿之类而那个女的确实就是他口中自己说的某个医生,要去看他的病人还比较着急。想起那件事,我总会反思,当我们在社会中担任不同的角色,在做好自己本职工作之外,是否应该为大多数人的便利考虑。

比方说保安或警察能保证很多地方、人身的安全,但同时经常会在我们着急的时候查身份证或者要出门条之类,让我们反感至极,反而那种什么也不管的保安或者不查身份证的警察让我们反而没什么坏印象…这可能是个生活和社会的哲学问题…

后来就是模糊记忆中在北京过年了,记得跟薛瑞聪和几个同事,包括当时混的还算比较熟的几个管开关电梯的姑娘一起去买过年的衣服之类,当时应该拥有了自己的第一个拉杆式行李箱,很大那种,可甭提多高兴了!

其实到年关了,我有想过回家,已经有大半年没有回家了,更重要的是我从来没有跟家里联系过!但是我那几个月忘了是否想过家,想过妈,但是我没有给家里打过一个电话,他们也不知道我后来有了电话,嗯,我在北京办了个号:15652622615(当然早换了),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当时用的时间长吧,好几年的号码至今清晰记得!

到年跟几个月的时间,让我适应了北京的节奏,学会玩电脑,学会坐地铁,当时记得第一次跟人家坐地铁吓得真是不轻啊!然后也因为当时在四川火车站买的那个手机被证实是模型手机后让我学会了便宜没好货是为什么…

马上过年了,2010年马上就要过去了,当时就感觉自己一点儿过年的氛围都搞不起来,薛瑞聪好像是回家过年了,当时不过年回家的有补贴,忘了多少,不过就是过年医院人少了,也没啥事,吃的也好了,当时感觉还挺满足的吧,而想家什么的当时应该是完全不想的。嗯,当时过年第一次吃火龙果是我上班的时候一个老太太医院专家送我的,皮科专家,他的号在票贩子手里那个时候值5000甚至更多!

所以到现在我也挺爱吃火龙果,或许因为那么大个专家都让我吃火龙果,说明这个果子对我肯定好,所以到现在我脸上皮肤不管风吹日晒还是熬夜什么的,一直都很好,很光溜!(某人见了可别打我呀)

在北京过了个轻松上班的年,大年三十那晚我应该也盯了几个小时哨,领导们给送了瓜果之类的,其实那会儿还是蛮幸福的,我想在北京这片星空下,只要能守住,一定会有美好的未来!那时候忘了是做梦还是实时发生的我给忘了。

记得大年初一还是初二的晚上,值班的时候,一个穿着那种毛毛的貂衣服,脚上踏着很长筒的那种高跟靴子的一群女的从医院门口路过,忽然一个应该是喝多了吧,然后倒地上不知怎么了,然后那几个女的叫我把她抱上还是背上送去急诊,也顾不上什么就去抱了,当时第一次感觉到那种女孩身上高档香水和材质很好的衣服和丝袜的感觉,整个人都酥了…

而那个女孩属于瘦瘦高高但捏起来有肉那种,报到急诊后我赶忙放到一个坐的地方就去找医生,那几个姐妹也跟着,可是当我找到医生再回头看的时候那几个女的都不见了…

可能是他们找到其他医生走了,也可能是我当时睡着的幻象,不过又结结实实的存在。那个在北京的新年,见证了我最后的青春和懵懂,感恩那段时光,感谢那个时候坚持下来的自己!

那个年,我过的很好。

北漂七年第二章生根发芽(第二节:离开还是留下?)
北漂七年《当代草根》23章节全集

- END -

642
0

北漂七年第五章浴火重生(第二节:万科之殇)

五矿万科城

第二章生根发芽第一节:我在北京过年了! 正式进入协和医院后,我不知算是明媚还是浑浑噩噩的保安生活就来了!感谢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