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把她装在我的布口袋里,带着她到处的走

2019.04.01 - 象牙白

布口袋

有了说:我疯了,我想我真疯了。。。。

—– 实事求是 记录于2019年愚人节

我的象牙白博客里的安静适合我将心情憩息于此,于是我就来了.会在这里记录一天天的开始和结束,属于我自己的真实的生活。自娱自乐。。。。。

一个人的时候总喜欢把所有的灯关了,自己喝着小酒,享受着音乐,显示器的灯光在黑暗中显得格外明亮…晚上选择了蔡琴的歌声相伴,听到她的声音就会不时的回想过去,虽然已经没有过去…

那份清闲与片刻的幽静让我感到这个时间的我很安宁,平静,我很快乐。。。

晚上看了一个小女子写的文字,感叹现在的社会发展太快,小孩子们思维太成熟,而且少数不自爱,或许她们都不懂事,口口声声的老公老公,做爱,做爱,这么小的年纪知道老公的定义是什么吗?做爱的定义的什么?

走在路上,或在车上,在大街随处都可以看到现在的孩子早恋的贴面现象,一对对连体婴儿,一个个长得跟洗头妹样的,这是社会的发展的问题?还是现在父母们的问题,或是自身,学校的问题?还是性欲糜烂?

很难说,世界已经在变,一切都让我似懂非懂,过去我们90年代的清纯已经不见了。。。。

装扮非主流,耍帅扮酷 ,泡小妹妹吊凯子 ,包小白脸,推油SPA双飞,夜夜笙歌,N点后杀猪般的做爱尖叫声,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很疯狂。。。。。

今天加了一个小女子,叫TMD的什么来着?叫,唉!年纪大了,记忆力衰退了呀,噢,叫不想活了,网名,叫什么不好叫这个名字,不想活了,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活着吧妹妹!

活着总是美好的,可以做爱爱,可以穿名牌,胆子大一点你还可以吃猫猫肉,哈哈,网络上形形色色的名字,真是笑死个人哦,我想我干脆也把名字改了,叫:TMD我想做爱爱了。。。

活着意味着什么?死了又意味着什么?不明白?不懂?

看见前面一个女孩提着两大包东西,我在想她一定是趁商场打折去疯狂的采购的。现在好像经济 不好了,白领妹妹们也去打折了,想着,想着,突然发现前面那个女孩停了下来,原来手里的劣质塑料带坏了,东西滚了一地。

我两步三步迈上前,帮她拾起掉到地上的东西。一拾起来我就晕了,是包卫生巾,苏菲牌的,今天真衰呀!

原来想做个雷锋,可待会不一定还让人家当成是色狼叔叔了。虽然这么想着我还是红着脸把东西递给她再去拾别的,一看到她我就更晕了,真好看,真TMD好看。。。。

到现在我还时常想起,我想把她装在我的布口袋里,带着她到处的走。。。

这个城市存在的时间很远久了,于是就聚居了很多人,因此慢慢就变得很庞大,居住的人形形色色,建起来的房子也是形形式式,高的、矮的、圆的、方的,竟然还有五角型的,比方说我住的对面那一座青顶红墙的三层小楼,就显得很别致,我很喜欢。只是我认为很喜欢。。。

心情被爆暖的天气影响着。看不见太阳的我,很想念某个女子,但是她不会想我,悲哀呀。。。

今天:天气热的老子招不住,下半身有异常情况,但是,坚持,坚持!

昨天:朝鲜发导弹了,我想那绝对是中国人的注意,中国人阴着呢,但是玩的不要给自己上套,否则就麻烦烦了,狗日的小日本美国老坏着呢。

前天:不息的说了,韩国那个什么胜利真是龌龊至极,嗯,当然是他们团伙。,哈,真TMD的搞笑,最好不要和别人提什么韩国欧巴欧尼,怕挨打…

大前天看了郭德纲的相声,记住了一句台词:我去发廊了,去发廊干嘛了,找洗头妹了,找洗头妹干嘛了,去艺术人生了。。。(友情提醒:只是调侃,我没有去,我真的没有去,救命呀!)

顺便在说一句:嘘!我小声点,过几天北三县可能有大动作,上周去香河瞧了瞧,不要打我哦 。。。
—辛辛作品。




阅 301
0

此刻的我,微胖,略帅,十六岁,处男。 绿帽子:元明朝时期,规定娼妓家中的男人必须戴绿头巾。明人(杂俎)这本书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