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扣扣被执行死刑:生而为人,我很抱歉(部分转载)

2019.07.18 - 象牙白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

7月18号,地铁上人潮涌动,大多数年轻小伙子小姑娘们,一人抱个手机,认真的看着,盯着那一小块方形的玻璃屏幕,唯有那么几个大眼睛肚子发福的中年人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寻找他们自以为得猎物,可能是女人?或者哪部手机?看着还甚是滑稽。

想着,赶紧把小手机紧紧的握了握。

昨天卢松松博客公众平台发布了个关于什么社区被抓了几个人的新闻,这种网站不能碰呀!想想过年时候那会儿我个人备案的域名要让我改成个人网站才能作罢,打击了我不少的信心!还好,我的象牙白小博客没有被打掉。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这句话近来很流行,那个被判决死刑的张QQ用这样的跨越亘古而来的英雄气概,让无数人泪下!为了复仇,他卧薪尝胆22载!单刀赴会,手屠王家3口!

这放在几百年前是为报家仇的壮士,可放到今天,就成了一种悲哀!但我还是要为这个男人骨子里的热血说一句:干得漂亮!你是英雄,历史会记住你的。

看爆料吧有个关于张QQ的帖子,说是张QQ朋友,最好的朋友那种。然后用精妙绝伦的文风描绘了张就是一杀人魔头,张母就是一十恶不赦的泼妇形象,虽然漏洞百出,但仍有人会被其华而不实的表象迷惑。

不过看帖子下的评论知道,大多数人还是明事理的,比方说那个最大最二逼的疑点:张QQ最好的朋友,一个劲打着公正的审判姿态,最后说张的坏话?文笔还那么好?骗鬼呢。

张昨天被公布判死刑,意料之中,但也在预料之外,是上天的不公,还是时代的悲哀?

张杀三人,十恶不涉,但张母之死又何从说起?究其系列,怎思怎恐。。

晚上出来早了,地铁上空荡荡,大乳沟的美女们你们在哪里?娘子,我是辛辛,辛辛啊你忘了?

梦中的你就像那个那个谁谁谁一样,樱桃大嘴,薄薄的嘴唇唇,就穿着那么资料薄薄的沙纸,你说,辛辛过来,靠我胸口,这里暖和,多年的委屈瞬间喷薄而出,这个时候,你什么也为说,但这就够了,够了。

打了个喷嚏,你说:辛辛,谁让你空调开这么低的,大伏天的,这不是逼我跟你滚床单裹被子么,你坏死了。

我晕晕,冤枉啊,我从来不掩饰自己对女人的饥渴,但我开空调的温度好久没调过了就这样呀。

哎,想了想,她的想法蛮对的,但今天真没这个兴致,不知道为什么!

留恋的看了她几眼胸部,够大,但造型套不是上有多漂亮,说:你走吧,你不懂我。

她给了我一巴掌,胡乱的套上衣服,摔门而去。我没有挽留,只是暗自神伤。

女人为何都如此肤浅,都是为了泡我这美丽的小身体,一夜过后又能留下什么呢?

不过总之,还是要祝她们性福。

是啊,幸福,终究是别人的。

————辛辛小朋友文字
 

以下是欧阳乾老兄的文字:《张扣扣:生而为人,我很抱歉》,写的很好很感动,也很真实,已表明出处,分享给你!

张扣扣被执行死刑指认现场

—这里是分界线—

《张扣扣: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文:欧阳乾

我知道,说什么都没用了,张扣扣二审依旧维持了死刑判决。

对这一结果,我丝毫不意外。如果他早生几百年,会是一个为母报仇的英雄;如果他晚生几百年,会因为健全的法制而得到应有的评判。不巧的是,他生的不早不晚,于是,只有让他死,才是对正义的彰显。

但我还是要说点什么,姑且就为了忘却的纪念吧。

1,所有的证词和判决,都把张扣扣塑造成了一个“杀人狂魔”,一个因为生活不如意而报复社会的危险分子。他辩解说自己不是那样的,他只是为母报仇,他对社会没有仇恨。但他的辩词苍白无力——没有人关心他经历了什么,没有人在乎22年前的那场关乎他母亲死亡的判决是否公平。

庭审现场,辩护人问道:“打死你妈的是一人,为什么要杀死三人?”

张扣扣说:“老二老三一起打的我妈,然后王自新(王家父亲)还说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顶着。说完老三用棒子将我妈打死。”

如果张扣扣所言属实的话,请问22年前的判决书怎么解释?那张判决书断定打死张扣扣母亲的凶手是王正军,王家最小的兄弟,当时未满18岁,而在那份证人证言名单中,王正军的亲哥哥王富军赫然在列!姑且不论王富军是否凶手,也是当事人甚至嫌疑人之一,他的证言就这样被当时的法院采纳了,这样的一份判决书何以服天下?

2,王家三人都参与了对张扣扣母亲的殴斗,但法院只追究了王正军的责任,并且还采信了当事人的证言,这是为何?坊间传言说,王家人在当地很有势力,官方却通报王家人只是普通家庭——呵呵,好一个普通家庭,当你知道王家哥三个其中的两人后来分别就职房产局和旅游局重要职务时,你就会恍然明白:哦,原来“普通家庭”是这个样子的。

在一审的时候,张扣扣的姐姐就坦言:“有很多人出来做假证,因为人家是当官的,在农村就是谁当官我向着谁说话。”

张扣扣姐姐说的这个人,是王家的大儿子王校军。在1996年8月案发时,他就在当地的庙坝乡政府任党政办主任;到了1998年7月,又被提拔为了庙坝乡副乡长。

不是领导就是公务员,王家一门真的是再普通不过的家庭了。

3,就这样一个“普通家庭”,除了丧葬费以外,当年只被法院判决赔偿了1500块钱。因为“鉴于被告人王正军系在校学生,又未成年,且家庭经济困难,确实无力全额赔偿,故酌情予以赔偿”。他是未成年,但他没有监护人吗?没有哥哥没有爹妈吗?说真的,22年前的那份判决书,真是不是为王家人量身定做的吗?

王家最小的儿子王正军是不是被拉出来顶包的,现在都不好说——而就算是顶包,在被判七年有期徒刑的情况下,也坐了不到一半的时间就出来了,这减刑的力度也让人咋舌。他是在狱中写出资本论了还是发明永动机了,一下子减掉这么多刑期?

别人减刑,求爷爷告奶奶,他王正军减刑,随随便便削去一半,这算是对于“普通家庭”的特殊照顾吗?

4,二审中张扣扣有一句陈述,让我听完之后热血翻涌,须发皆张。庭审中,辩护人提问:“你为什么没有结婚生子,除了经济原因外,有别的原因吗?”

张扣扣说:“我不想有后顾之忧,我妈死的时候我就知道有今天这一刻。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为了报仇,我不结婚,不想让我妈白死。王家老大还经常向我挑衅,还带着老婆从我家门前经过,挑衅我。(有一次)停在我面前,冲我点头,用挑衅的眼神,我当时没作出反应。”

曾有网友责问:王家打死人后,轻刑少赔,并且没有搬离结过命案的邻居,照样车来车往,张灯结彩地生活,再无任何的抚恤,这种冷漠对于张扣扣是一种什么样的刺激?但我要说,这些网友还是太善良了,王家人何止是再无任何抚恤,他们打死了别人的亲妈,还要带着媳妇上门挑衅呢!

试问作为一个正常、健全的人类,谁能忍受得了这种羞辱?照今天的标准来看,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守法公民,因为我忍不了。

所以,我对张扣扣的结局表示遗憾。

张扣扣是个草根,甚至没有什么文化,因为他在二审中说为母报仇天经地义,“我没做错,我是有血性的男人。”这种话在法庭上说出来很不合时宜,很幼稚,很搞笑,但我却落泪了。

这是一种多么无奈的悲怆,它穿越亘古而来,跋涉历朝历代的勇气,我们却把它踩在地下,弃如敝履。

记得张扣扣的辩护律师如此说过:”法律是一整套国家装置。它不能只有形式逻辑的躯壳,它还需要填充更多的血肉和内涵。今天,我们不是为了拆散躯壳;今天,我们只是为了填补灵魂。“

我不知道即将走向死亡的张扣扣,他的灵魂要如何填补;在他回望的最后一眼中,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张扣扣有罪吗?有罪,因为他背负了三条人命。张扣扣该报仇吗?该报,因为他蒙受了太多的羞辱和不公。我不知道该怪谁,也许这就是生活吧——是生活,强奸了我们所有人。

目眦尽裂,一声叹息。

转自微信公众号:欧阳乾来也 作者:欧阳乾




阅 410
0

英豪2-首页

英豪2-首页(主管Q:3333888222)人活着,别想得太复杂,就这么简略的一辈子,在亲人的欢乐声中诞生,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