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那个叫鱼摆摆的姑娘,真诚的让我没有一丝邪念

2019.07.24 - 象牙白

小女孩

心情不好。

谁来嘘寒问暖?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我已经不记得了

易伤易感。。

睡不着,下楼 溜达了一圈,,没车,没人,没姑娘,只有黑洞洞的 楼房。。

没劲,回到了电脑前。

我对着屏幕发呆, 我望向窗外,好像只有夜晚的我,才是最真实的自己。

每个人的私人电脑里面 肯定都会存放一些,图片 或者 影像资料。

关于我,里面 是什么内容,我已经不知道了, 也不感兴趣 。。

而又舍不得 删掉。。

又到了这个时候,夜和过去一般安静。但是思绪却比过去纯净许多。人人都说,长大了就会变得难以理解,变得虚伪,戴上面具。但是此刻,成长了的我,心中缺有着很久不曾有的恬静。也许就是那句,放下了,就拥有了。

物是人非。过去那些所谓我爱的死去活来的女子们都不见了,或嫁人妇,或已经远走他乡,或许就那么消失了,她们也许是对的。

我其实是个很无趣的男子,如我现在的自己。

出口成脏的言词,静的不想走动,龌龊的见到姑娘就流口水,而深夜里在被窝里面偷偷哭泣。无聊时在写着不堪入目的说说,甚至调戏做清洁到大姐。

我呸,我自己。。

我眼神涣散地在每一个快捷方式上跳跃,却不曾找到一个安定的居所。手指漫无目的地刷新着桌面,好似能刷出另一片天。

硬盘用它的咆哮配合着鼠标的滴答声。

这难道就是我要的生活?

很想找个人,就那么在怀里面伏下,很柔软。。。

回了趟香河,感觉到卸下了所有的压力,看见了这个城市的姑娘,短裙,阳光下,依然的那么漂亮,让我想入非非,让我骚的要命。。

看见生老病死,猛然的感觉到,原来人生其实就那么几十年,而我忽然明白,我真他妈的生活的很糟糕。

不一般的糟糕。

那个叫鱼摆摆的姑娘在我的印象中还是那个姑娘,真诚的让我没有一丝邪念。

我是清白的。

文到这里,好像和闷骚实在没有什么关系。实则不然,闷骚是一种状态,一种不着边际的感觉,好似看见马路上2个年轻的姑娘在激烈的奔跑,胸前坚挺的乳房在一甩一甩的,但其实很美,很美。。

夜,还是一样的黑,希望这个黑夜能更好地为每个人映衬出内心的那份纯白。

昨天又抽风了。

突然就心血来潮的得瑟了一番。

于是一如既往的倔犟终于升级到自己很生气,很生气。

烦躁的想砸了键盘。

后来看了某人的短信,于是又心软了。

需要注意自己的态度。,需要淡淡心情。

我很需要。。

中午和一位心仪的知性女子在咖啡厅间聊后,心情放开了许多。。

8月要到了,我想起了那个谁谁谁和奶奶。。

小时候的夏天,大多在奶奶家的院子里望天渡过。午后通常静得黑白,我便蹲在树荫下没有时间概念的期待,那时不知什么叫寂寞,路过的人都是一个消息。直到大人们下班、表哥哥放学,屋子才变得生动起来,有了烟火有了尘嚣有了斑斓。我的童年的时光,就是从孤单到快乐再到孤单的周尔复始。
这几天,状态始终是沉淀淀的。

其实,有时,心里有太多太多的事想要表达,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倾诉。

或许我并不是个外向的人,只是我原以为我是。。

风,吹拂着我苍白而瘦小的脸颊。

我用心写着的文字,未必有人读得懂、明白。

只是觉得心里很空,很空。

想要用力去抓住些什么东西……

阳光下,我的笑容依旧灿烂如昔。

生活的记录,点滴中更多的是感慨,是无奈,简单的苍凉。 有点凄凄惨惨戚戚的感觉!

有些事情有些人,过去了就忘记了,当想起时,没有记忆的价值,其实便该遗忘。

寂寞的我游走在寂寞的城市。

单身,性是一个人的战争。

不单身,床是一辈子的战场。

每到周末小区的叫床声就会多起来,大起来,真影响我思绪,麻逼下面都硬了。。

昨晚没梦见范冰冰,梦见的是章孑怡,至于我跟章子怡都干啥了,我不想告诉你们了,我现在在偷摸着笑呢。。

状态很浑浊,不知道想说什么,希望你们能懂。谢谢!

—-婴儿潮人,辛辛小朋友的文字




阅 98

致一夫多妻制: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

心情不好。 谁来嘘寒问暖?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我已经不记得了 易伤易感。。 睡不着,下楼 溜达了一圈,,没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