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如是,爱情虚无,唯有文字是这个世界里最后的花园

2019.07.29 - 象牙白

唯有文字

北京的夏天还是热,夏天从工作的楼里出来,白天,刮着干热的风,风瞬间穿透外裤,内裤,皮肤,直接钻到了肉里。无论脖子怎么抬着,还是往脊背里灌热气。

我一直坚持要买车是因为我吃过夏天的苦。他们都说,北京的夏天其实不热,因为室内有空调,其实还是热,主要三伏天的时间特别多,因为也不能整个夏天都只在室内呆着。

不过,真正洋气的人夏天还是穿冬天的衣服,说是隔热,厉害。

有几个女性朋友,夏天是绝不穿短裤的,多热的天,也就是一个长袖衬衫,还留个让人遐想的破洞,都是为了美。

我之前一个漂亮的女性朋友我问她穿内衣没有,,她一脸愕然,说了一句,啊?夏天要穿内衣?冬天的时候,女孩一定会抱怨室内的空调太热,然而夏天她们死活都不会穿内衣,其实是为了那啥方便,而夏天正好有了这么个理由。

​​老去是什么感受呢。心态先甭说,身体的垮去是这样的。夏天的时候,但凡进商场冷气足的地方,就喷嚏连天。逛超市到生鲜区,也是打喷嚏。喝点凉啤酒也是打喷嚏。

就像早几年,洗完澡照镜子突然发现本来整齐的牙齿有一处出现了一个缝隙一样,问一个上岁数的朋友,他说,随着年龄的增大,牙龈会萎缩。我不知道我的同龄人是否如我这样,当然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但是我开始明显感觉到自己老了。

我大部分时间是一个人独睡,经常疑神疑鬼地想,或许在某个夜晚,就那么睡死了,也没人知道,也不会给任何人告别。我是一个怕麻烦别人的人,哪怕我的死都不想给别人添麻烦。我几乎都不想麻烦别人把我抬到棺材里去,我希望,我自己能爬进去,最好盖儿都是我自己盖上。

我这么要脸,跟我在文字里面的那个“我”反差太大了。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我想都是吧。

我骨子里是个刻薄的人,但生活里,我又有一套我自己的生活哲学,我基本上对谁都很客气,善良,很少有发飙的时候。我一直记得一个喜欢的作家说过的一句话,意思是,不熟所以我要对你贤淑。所以,生活里,我大概只对亲近过的人态度差。认真交往过的几个女性朋友,都吃过我的苦头。我对亲的人脾气真不好。

每一个年轻人都有属于自己时代的命运,老了以后,也不用呼哧带喘地非要紧跟时代的节奏了,跟得上就跟,跟不上就活在过去的旧梦里。最差的结果,不就是个互相瞧不上吗,你视我如SB,我看你也没好到哪去。

所以,老了,就老了吧。我好长时间没有跟人有过性生活了,我都不知道我还能否应付那场需要消耗体力的私密演出。

人到中年怀念旧时光被冯唐大哥说油腻,可是人活着不就是一个渐渐老去的过程吗,身体上的老去和心理上的老去。而且上了岁数,怀念过去是多么正常的一件事情,谁不羡慕青春美少年,谁不怀念自己狂浪的少年旧时光。

老,实在是一件不可逆的事情,你无论在脸上花多少功夫与钱,也抹不去过去几十年的风吹雨打留下的痕迹。美容术是很多人的一种自我麻醉。肉体活到哪算哪吧,但愿我们一直有一颗少年心,还能从衰老的眼神里射出一丝纯真与热情的光。

我的书写,是对现实生活的一种逃避,一种在自我世界里的退缩,更是一种自我麻痹。我也只有在敲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心才是安静的,我的世界才显得没有那么惨淡。

我现在的生活哲学是,眼不见心不烦,心不想万事无。那天一个朋友跟我说起她自己生活里头疼的事儿,感觉任何一件落我头上都会让我疯掉,她依然过得很好,她说,别去想,天掉下来的时候再说。她这句话给了我很多安慰。

生活如是,爱情虚无,你认为值得信赖的人有时更是靠不住,唯有文字是这个世界里最后的花园。我想在这个花园里种上一束花,给这个荒凉的世界带来一丝丝方艳。

想挑个美丽的女子,在经济宽裕的情况下,给她再生个孩子,真的。

—辛英俊的文字。2019.7.29




阅 91

自媒体

北京的夏天还是热,夏天从工作的楼里出来,白天,刮着干热的风,风瞬间穿透外裤,内裤,皮肤,直接钻到了肉里。无论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