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生活基本完蛋了,眼瞅着变成了一个无趣的中年男人

2019.07.30 - 象牙白

夜生活孤独

生活和事会让我忍,天天忙碌着我这个年纪应做的事,有时在用故作坚强来承担年龄的重担 ​​​,愿上帝善待我这个负重前行的人。

年轻时出门还会随身带几个套套,现在这年纪套套过期了也没用上,现在带保温杯了,这几年开始喝茶了,现在到娱乐场所都是先问服务员哪里可以续开水,泡茶,可喝茶也冶不了秃顶了。

今天30号了!7月就这么过去了。没有去海边,没有去乡下田野里疯跑,偷情。没有听到外面的蝉鸣,没有遇见穿着白裙子骑单车的女青年。2019年的夏天,没有战争只有委屈的和平,没有任何特别重大的事情,没有勾搭人,只有自己知道,我又真真实实失去了一个七月的夏天。

有人前天和我聊天,说年轻时看你活的挺有意思的,朋友们三五成群,夜夜笙歌,无醉不欢,日子过得像小说似的。

我那时候也以为自己就是这么个人,闹完了睡,睡醒了工作,下班了脸一洗又去端起酒杯。结果离老年越来越近了,活的就越来越偏,这下倒好,忽然痛风了,腿又抽筋了,就不大喝酒了,也不暴饮暴食了,夜生活基本完蛋了,眼瞅着变成了一个无趣的中年男人。

时常也品杯茶,或弄个大杯子放两个壮阳药材,意淫的让自己肾补好一点,可其实什么都做不了了,女人已经只能是我的精神世界了。

人总是慢慢的变嘛,想住的地方从大城市中心的大房子而变成山间或湖边一间自己盖的屋子,年轻时,觉得理想的是在最好的写字楼里,与会说ABC的女孩子应对自如,把欢人生,那时候我觉得理想生活就是理想生活,是不会变的,就像我要爱一个人一样,是不会变的。

后来才知道,大家都是岁月的蝼蚁,你沿着一个方向爬,那棋盘忽然被一转动,你就完全偏离了方向,你还是一往无前,一样要咬紧牙关披荆斩棘,不变的还是会无足轻重,留下的两手空空,唉!人生好复杂。

下午坐在小区里吹了吹风,旁边歇脚的一家三口的女主人我问五号楼在哪,连后就聊上了,广州人,送女儿去哈尔滨上大学回来路过北京顺便来看朋友,儿子才四年级,感觉北京空气太不好了,说长得好看的女的都是江浙和重庆四川的,夸南方人好,说南方人能吃苦,说东北人都向黑社会,女儿在那上大学挺担心的,北京人很土,女人都虎背熊腰的,叫我要经常给爸妈打电话,走的时候叫儿子和我说“哥哥再见”。

记得前段时间哪一天在国贸桥下,恰好晚高峰。

看到好多公交和大巴,

仔细一看,都是发往燕郊、大厂,香河的。

马路边站了很多等公车的人,

每个人的表情都很平静,也许这已经成为了他们每天的必修课。

每天在路上来往三,四个小时说不定让他们坚强了许多。

我觉得他们每个人的内心应该是积极的,

他们应该也畅想着在未来某个时间之后可以摆脱这样的生活。

但是梦想的实现,难度越来越大,不知道这些人中间能坚持到最后的有几个?

希望他们好运,也希望自己好运!

举杯风雨中,
人去楼空。
可叹茫茫长冮水,
依旧只流东。
愤世嫉俗,
难改初衷,
空有凌云志,
弃我们而去,
何太匆匆

——-2019.7.30 悼念,友人

——简·布朗·辛辛小朋友




阅 96

2018北京的秋天

生活和事会让我忍,天天忙碌着我这个年纪应做的事,有时在用故作坚强来承担年龄的重担 ​​​,愿上帝善待我这个负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