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一夫多妻制: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

2019.07.31 - 象牙白

致一夫多妻制: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

太阳很耀眼,窗帘不高兴了。

水中映出的男人样子我根本不认识了。不只是秃顶,岁月使我看上去至少老了五岁,眼窝凹陷,外加从未有过的皱纹,老年斑,不稳定的性生活,还有谁能爱我?

感慨一下:小城市的生活会让人压制欲望,小有成就便会自负,庸懒,目中无人,而大城市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它能包容“小罪恶”,对于做出违背“道德常识”之事的人,别人也能认可他活下去的人权。

人与人之间相对冷漠,可是相对的自由和刺激,艰辛却是大城市独有的不可抗拒的魅力。人们宁愿在大城市咬牙硬挺,并非怕家乡的眼神和舆论,只是大城市机遇多。

人们来大城市也不是想躲在一个几平米的地下室就能苟且而活,而是想住在一个无法转身的小角落的的情况下,努力获得有尊严的生活。

大城市没有如刀的眼神,但它的冷漠让多少人如无根浮萍,这冷漠是迷人的,也是可悲的。但好处在于,没人管你挣多少钱、过什么生活,更没人管你来这里想干嘛,想活成什么样子。

大多数的人都想找个爱人,在山谷里盖个房子,连后安安静静过一生。但大多数的现实是,遇不到最爱的人,只好凑合,骗自己说自己的婚姻是天作之合,找不到干净的山谷,记在心里的每一个地方最终在内心里无奈的感叹,买不起房子,开不起豪车,在生存的世界里时常背起行囊,安慰自己最终会落叶要归根。而其实这一生尽都是喧嚣,从未真正的安静过。

清末最后一个皇帝溥仪住在紫禁城,是有优待清室契约的,也可以说历史上无论谁推翻谁都有个名义所说的:禅让,而冯玉祥不懂什么叫契约,就派鹿钟麟带兵把溥仪扫地出门,国人多半不守什么叫契约,一片欢呼。于是后来就有了伪满洲国了。

这几天,整颗心始终是沉淀淀的。

一个人静静地发呆或默默地观望。

很多个夜里辗转难测,失眠似乎已与我结伴。

风刮了,又停了。又刮了。

我把自己遗失在了青春的某个路口,似乎我在诉说自己不安的心情。

但又一笑而过,也许除了微笑我还是微笑。

因为我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很多东西只有自己知晓,也只有自己才能体会。

很多事情是没有必要和他人说的,就算说了也无济于事。

很多事情是不能和别人说的,就算说了也会马上后悔。。。

文字是否有点点忧伤?。

其实,有时,心里有太多太多的事想要表达,有太多太多的话想要倾诉。

但,却往往总觉得难以言明。

或许把经历写成小说应该很是耐人寻味的。

我曾经有过这样强烈的想法,把文字流淌成一条岁月的河流。

但,我终究迟迟没有开工没有实践。

也许我不是圣人,也许我不需要同情,也许也不需要感动。

有些人,记住了,却只不过是生命里匆匆的过客。

有些人,遗忘了,却永远烙在心底注定刻骨铭心。

看着墙角的吉他,突然有想要触摸炫的冲动。

有点神经,疯的我。。

一个人思想孤单着,一个人在摸索着。

风,吹拂着我苍白而瘦小的脸颊。

我用心写着的文字,未必有人读得懂、明白。

只是觉得心里很空,很空。

想要用力去抓住些什么东西……

寂寞的文字注定是哀伤的,哪里才是自己最后的归宿?

或许是因为自己终不知道世事,一次次告诫自己要坚强。。。。

阳光下,我的笑容依旧灿烂如昔。

今夜,我自己把自己重新拾起!一如既往的保持安静!安安静静

明天,我依旧淡淡的、浅浅的保持最真的微笑,嘴角轻轻的上扬。。

话说完,文字结束了,洗脸,装着看本书,睡觉觉。。。

是否会醒来?

七月都结束了,为什么马上实行一夫多妻制还没公布?

话题就到这里了,毕竟哲学家们都说过:万丈红尘三杯酒,千秋大业一壶茶。

嗯,多喝茶,少喝酒,少满嘴放炮。

——欧阳·辛




阅 83

北三县香河,香河北三县,北三县卖房

太阳很耀眼,窗帘不高兴了。 水中映出的男人样子我根本不认识了。不只是秃顶,岁月使我看上去至少老了五岁,眼窝凹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