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我枯坐在这个看似毫无生机,充满金钱欲望的北京

2019.07.31 - 象牙白

首都北京

感觉很久没有写文字了,或许太忙了,或许心中有太多的心事,但是我不想告诉任何人,我也明白告诉别人也没有用,生活给予我的只有自己拯救自己,好了,不说太多让人遐想的话了,懂的我的人当然懂,写点不着调的吧,这段时间经常失眠,有一天半夜醒来去厨房找吃的,看到还有颗剩下的白菜,就切了白菜炒了。

吃完,已经凌晨,用手机循环放着一首流行歌,小心翼翼的收拾厨房,刷案板,以及各种锅碗杯碟。在那个寂静的夜里,伴随着水龙头里哗哗的水声,想了很多事情,突然觉得自己的生活一下子开阔起来。那种感觉很奇特,像脑子里突然打开了一扇窗,看到了一个新世界,觉得自己中年以后的生活还有很多可能。

整个人也跟着兴奋了起来,觉得天亮以后的那个早晨,我一定会重新做人,我开始规划自己以后的生活,细致到每天做什么。但是那种兴奋在一觉醒来的早上,荡然无存,像做了一个梦。

第二天我想证实那夜我是否确实吃了炒白菜没有,马上去到厨房看了一眼,但厨房被我打扫的很干净,找不到一丝半夜曾经起床吃白菜的痕迹,直到看到门口堆放着的黑色垃圾袋,才意识到,那夜不是梦。那夜的情绪高涨,像后来很多次的蠢蠢欲动,就那么一闪而过,宛若一个轻轻的尴尬的梦,醒来后有点羞于面对。

我一直用文字记录着自己的生活,许久会发现,自己的生活一直在重复,每每在某些情绪起伏的瞬间记录下一些事情,重新回过去看,非常的尴尬。粗略的看了几眼过去的文字,就被自己当时那种对未来一年的热情憧憬臊得面红耳赤,觉得在过去的一年,自己辜负了当时的诚恳。

最近几次打开电脑,想写一下一些话,回顾过去一年发生的一些事情,我都不能面对自己。我不能接受自己对生活的一次次放弃,一步一步让自己退回到北方这个粗陋城市的某个角落,把自己困在这间跟外界没有任何联系的小房子里问自己:我的爱究竟在哪里?

我不想细诉我这段时间是如何的不容易,我不想提起那些,我曾经找出了无数个理由,来安慰自己做出的各种放弃与妥协是多么的理直气壮,我即便知道那种可耻的狡辩是多么的可笑,我还是振振有词地在心里屡次把那些回来的理由一一罗列,产生一种自己对自己的廉价认同感,让自己的心理获得暂时的释放。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一个多么伪善且善于狡辩的人,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我更会安慰自己,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我不知道我如何变成了一个自己最不想成为的人,但是确实是我自己一步一步走到了这样的境地,时时刻刻给自己找各种退路,对自己对生活做着妥协,让自己的身体和灵魂退缩到一个自己打造的壳里,在那个只属于自己的逼仄空间里,牛逼哄哄。

我终于明白了一句话是,我永远都没有机会再踏入旧时光,我对未来的生活也无法预料,唯一能做的是,在眼下的生活里给明天创造一点可能,在那些可能会发生的驱动下,怀着一些憧憬踏入无法预料的明天。

我无数次的想起,我搭乘飞机从北京去山西的心情。脸上的笑容。然而,天遂人愿的时候很少,大部分都是事与愿违。在七月尾这样的各个夜晚,我枯坐在一个毫无生气,充满金钱欲望的北京城市,写下这些话的时候,我的心情无比懊恼。

理智上,我做不到怨天尤人,我只是更加的看轻了自己,这也是最近将近一个月不想打开电脑写文章的因由。因为,当我认真审视自己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简直无药可救。有种生活其实不是我想要的,但是又是那么的无奈,因为我终究要生活在现实中。。

无论如何懊恼,过去这一月也过去了。无论发生了什么,我也没有机会再去修正。但是我可以拿着那些后知后觉的经验去面对下一年。我想,只要我心里有一些不死的梦,我就有面对明天的勇气,无论它们最后能不能实现,等待梦想实现的过程比纯等死要好过太多吧。

人这一世,如果抛开物质生活的差异,其实享受的痛苦和快乐都差不多。我没有见过一个纯粹快乐的人,我也没见过一个纯粹痛苦的人。

每个人都在遭受着自己人生里不为人知的一些悲欢离合,有些人愿意跟人分享自己的私事,有些人不愿意。我是个特例,我把自己各种七七八八的事,真真假假的写成了文字,在很多人的眼里成了一个“透明人”。

曾经有身边的朋友跟我说,你过的没你说的那么差,我大概很难满足我目前的生活吧,所以总想重新开始,然而这个社会给予中年人的机会是越来越少了。

谁不怕老去,老去就意味着你对自己生活的掌控越来越弱,那种感觉太差了,总想抓住岸边的一些乱草,然后发现,能抓住的东西越来越少了。身边的人总会来来去去,手里的东西也会遗失,可是,还是想抓住一些人,一些自己喜欢的东西,要不,这一生,太他妈的空荡荡了。




阅 85

心事看淡

感觉很久没有写文字了,或许太忙了,或许心中有太多的心事,但是我不想告诉任何人,我也明白告诉别人也没有用,生活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