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广告才知道BB霜是念笔笔霜,我一直以为是逼逼霜

2019.08.05 - 象牙白

寒烟柔

看了广告才知道BB霜是念笔笔霜,我一直以为是逼逼霜了。

想要做爱,想要耳鬓厮磨,想要说情话,想要听一首歌,想要得到更多,被需要,都只是此刻需要的某一种存在感,我貌似太孤独了。

生活里,认识过的很多人,就像生命中的一阵风一次阴天一场雨雪那样,来过,走了,但是永远镶嵌在了记忆中的某一处。

我记得很多过去生活里那些细碎的事情,以及跟一些人或长或短的相逢。世间所有的故事都会有始有终,每一段感情都会结束,也不会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一直耿耿于怀的,是因为当时是真的爱过。我唯一的体面是我不会对着任何人声泪俱下了,但当时的那些翻滚的痛苦,已经渗透到了身体里,自己已变的麻木,再麻木,沉沦,再沉沦。隔着岁月回望年轻时候走过的路,经过的人,我是不是有什么值得遗憾的呢?不知道,也不想在知道。

当然,后来这些年,通过这些零零星星的接触,有些事让我觉得非常抱歉。即便真心觉得一个我认识多年的人,虽然已经没有来往,难道连基本的客套都不需要了吗?我对人性从未绝望过,因为一直也没抱有过太大的期待。

我只是一个比较“算计”的人,我自诩自己脑袋够“聪明”,所以我不能忍受自己在“认识”人上的失误。可是,再怎么算计,还是时不时栽个跟头。那些久未联系的人,就让他们永远消失在我的生活里吧,他们只是我生命旅程上的一处风景,久远记忆里的一幅画,只能在回忆里仰望,不能再拉到眼下的生活里怎么样了。

或许某天有可能我曾经睡过的某个姑娘在和他男人高潮的瞬间想起来了我,用牙齿咬了男人的肩。

跟很多人认识,当时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在交往,那段时间总是快乐的,也不时被一些场面话弄得晕头转向过。可是场面上的事情,哪有什么真的。

我是一个无用的人,无大志,也无抱负,一直以来对未来也没什么规划,所以“浪荡”着过了这些年,眼里不大能瞧得上人,心里也不太能装下什么事儿,基本上没有刻意“经营”过自己感情和生活,更别说什么所谓的“人脉”和“交际圈子”了,所以跟很多面上的人掰的那么轻松,也无内疚感。

我,终究要过我自己的人生,所有的一切人与事都是根据我个人的内心愉快进行调整,我只想做我自己,一个不羁的中年。

人终归要回归善良,吃亏终是福,上帝看得见,我一直的坚信。

中年人的想法太可怕了,本来几十岁的人应该过一种安稳的生活,默默、悄悄等死就挺好的了,可是我还是想在北方买大房子,买大车子。

我原本以为我喜欢南方,可现在一想,我还是喜欢北方了,即便天天不下雨,刮雾霾,我也不想在过过去我在南方那种空气里的堕落生活。

乌漆麻黑的夜里,只有自己能察觉出我的嘴角挤出了一丝讥讽的冷笑。笑我自己,笑自己的曾经。

我不否认我喜欢美女,也不否认我想上那个带酒窝的女青年,我也不否认我十六岁就被卖瓜子的大姐夺去了第一次,而且还哭了三天,人的一生,如果一些俗世里的愉悦和经历,人也不会拼命活那么大岁数。二三十岁的时候,基本差不多都活够了,嗖嗖跳楼都把自己摔死就完美谢幕。

我们被欲望、虚荣、名利、虚无的梦想牵引着,一脚,一脚,踏入未知的明天。所以,想搞破鞋就搞破鞋吧,想装逼就装逼吧,想混名利就混吧,想晚上敲隔壁寡妇的门就去敲,如果想向我一样,没钱且傲慢也随意。

自己的人生就是自己的,没有人比谁过的更好,或者更差。一个人注定要在自己的黑暗里,寂寞的活着,连后老去,在死去。我现在到还不想死去,不过是在被一个可能永远也无法实现,。我自己定义的“情感”勾引着,勾引着。。。

如果活到了七八十岁,我的墓志铭上,也不过多了一行字是“一生傲慢,精尽人亡”,当然这我也就想多了,那些想送我大理石的人,在几十年以后我死的时候,跟我早就没了来往。我最后的归宿,也只能是睡在葱翠的山上,留情给那夜夜吹起的风声了。

太晚了,吃碗小面,好开心。

最后,我要把心上人装进去,然后揣在怀里。。。




阅 73

我没有说谎

看了广告才知道BB霜是念笔笔霜,我一直以为是逼逼霜了。 想要做爱,想要耳鬓厮磨,想要说情话,想要听一首歌,想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