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七年第三章追梦旅程(第二节:小红门的记忆)

2018.09.19 - 象牙白

第三章追梦旅程第二节:小红门的记忆

准备开业了,前一天晚上天蒙蒙黑才最后挂上牌子,旁边一个胖胖的卷头发阿姨是卖衣服的一个小店,对我们很是热心,各种事都会帮着我们,也愿意跟我们聊天,提些建议。反正就这么着,稀里糊涂的开业了!

北京小红门的记忆

第二天一早我、薛瑞聪、张作增一行三人来到店门口,开始熬上麻辣烫的汤和穿串,嗯,熬出来的汤一股子糊味,我们就大量的放辣椒和盐,希望能冲淡这种味道,可似乎没什么卵用。

那会儿真是太小,也就十八九我们几个,所以当时是见个客人要进来都盯着,跟看见个稀有动物似的,因为面积所限,应该最多能坐六七个人吧,我们想着刚开业卖得便宜些,人家5毛一串我们卖三毛,五毛两串!而且分量还很足!

可是我们忘了,再便宜,汤糊了,味道不行,就是弄出花来最终不会有人为此买单!谁吃饭花着钱吃烧糊了的啊!记得最多的时候,同时也就三四个人吃,但基本就是吃两三串就走了…

旁边手机店的老板过来我们这儿买了几瓶啤酒和黑加仑,我们让他尝了一下麻辣烫,他还是笑着说味道可以,然后笑脸盈盈的走了,不过后来再买啤酒饮料的时候再没尝过我们的麻辣烫了。

晃晃悠悠到了傍晚,以为晚上客人会多一些,然并卵,人少之外基本都吃不了几串,再到九点多钟,旁边店铺都开始收摊的时候,才发现我们弄的那两盆麻辣烫有的都泡烂了快,然后肯定夜不能放到第二天了,于是我们几个交上了那个胖胖哥们和他媳妇,还有旁边卖衣服的胖阿姨,一块过来吃麻辣烫,其实我们吃着味道也还可以,反正是靠那个应该是吃饱了!还买了馒头什么的,最后把锅里的汤也倒对面厕所旁边的垃圾桶了。

洗了洗锅碗什么的,就回家了,路上我们多是失望和闷不吭声,忘了具体的状态和说了什么,不过记得那个时候开始,每次忙完晚上回家路上我都会唱那年很火的旭日阳刚的《春天里》和《怒放的生命》之类!

因为那会儿我们的状态真的跟王旭刘刚一样,迷茫不知所措,心有余而力不足的那种苍白感至今仍透彻心绯!应该没几天吧,也确实感觉到了这个麻辣烫不能在弄了,每天挣不了几块钱还要交房租吃饭喝水,逐渐就要坐吃山空了。

那会儿张作增还是会经常去北影接各种活去干,不过就记得那会儿他变得很懒,可能本身就比较懒,那会儿体现得淋漓尽致!薛瑞聪真的是一个很有自己想法并且会去立马干的人!后来煎饼车焊好了之后,他之前就学的摊煎饼的技术买了煤气罐准备在地铁口卖,可是也才发现人不多罢了,关键已经有好几个煎饼摊了,那会儿我早上也跟张作增一样起不来,就没跟着去,不过过了几天薛瑞聪也不卖煎饼了,我们心里都默然的知道这个也不挣钱,于是什么也没说。

应该过了大半个月吧,那会儿房租和店铺都是押一付一交的钱,还有十多天,我们看着小红门那条街上很多卖菠萝的挺挣钱的,关键我们自己也经常买着吃,于是也是听薛瑞聪的吧应该,我俩找了个水果批发市场,记得挺远的,坐公交很长时间,本来买了一大袋子准备坐公交回去,但又感觉公交门不好上,关键太沉了。

后来记得不知是薛瑞聪认识的人还是之前在那里焊过煎饼车之类的,还是陌生人?忘了,反正是借了个小三轮就往小红门拉,然后我们在店门口外面把洗干净晾干的吃麻辣烫那个桌子的托盘拿布盖上后上面开始摆放着卖菠萝!

嗯是的,卖菠萝比麻辣烫挣钱,当天卖了应该有一二百,刨去成本应该也有百八十!把我们激动的,感觉生活并没有那么残忍,而我们又有了出路!

卖了几天后,我们用那个菠萝刀削菠萝一个个累的跟孙子似的,更关键是我们每天吃很多菠萝,吃的那个上火呀,牙龈都肿胖了!但还是忍不住吃,因为天气太热了!嗯后来几天把我之前在北影卖的一些小手饰扇子之类拿出来卖,也挣了一些钱。

后来店铺到期之后就退租了,薛瑞聪那会儿其实已经很明显不想再干这个了,我感觉这个可以,而且家里还有菠萝,于是我们把当时从商铺搬到二层家里的麻辣烫桌子搬到住的那块的主路上开始卖,当然旁边一盘就是首饰,其实还算好卖,但确实人比较少,利润本身也不高,那一袋子卖完后又进了一些葡萄之类的卖,然后后来还是因为挣得太少花的较多我们都放弃了这次“创业”!

那会儿印象最深,或者说对我最大的帮助,除了让那会儿年少轻狂的自己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几斤几两之外,就是每晚经常会吼的那曲《春天里》吧,其实那会儿我是五音不全的,可是从那会儿之后我对自己的音乐细胞越来越自信,现在随口唱首歌啥的也其实有那么点儿意思的。

至此,属于我小红门的记忆基本完结了。现在想想挺怀念那个时候的时光,年轻!有活力!无所畏惧!

北漂七年第三章追梦旅程(第三节:新的征程)
北漂七年《当代草根》23章节全集

- END -

641
0

【今日北三县】北三县香河销售生活指南

北三县香河,香河北三县,北三县卖房

第三章追梦旅程第二节:小红门的记忆 准备开业了,前一天晚上天蒙蒙黑才最后挂上牌子,旁边一个胖胖的卷头发阿姨是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