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摸我的胸,我的整个身子在为你颤抖,在燃烧

2019.08.07 - 象牙白

鞠婧祎姑娘

写一首诗:我对你说:我想了,想什么呢? 想和你圆房,你说:不可以,我问:为什么?你说:我己经和别人圆过了,我说:哦。

好久没有女性追求我了,我的人生进入了低潮期。幸好刚刚扶持了一个老年人过马路,你们表杨表杨我吧。

昨天晚上出门倒垃圾,穿了个背心,完事儿有对母女等电梯,姑娘看起有20大几了,挺美丽的,我善意的对她笑了笑,母亲貌似看见我胳膊上的纹身,立马眼神变得警惕起来。把姑娘往身边儿拉,小拽,等我出去的时候 ,听见妈妈跟女儿说 ,可不要跟这种男人来往哦,江湖上的,唉!挺遗憾的。

四十多岁,男,有秃头倾向,最近感觉不爱女人了,无性欲要求,有车,朋友没几个,但女性居多,常一个人饮酒,一个人躺在车里听李宗盛的歌,就那么的躺着,心里安静一点 。

那些卖给20岁左右男孩女孩的普通品牌衣服,设计,质地大多很烂,封边上还带着线头,有着令人触目惊心的廉价感觉,只是20岁左右的小姑娘小伙,即使穿上这样的衣服,也能绽放出惊心动魄的美,帅气。三十岁以后的男人女人一万块钱的衣服也穿不出那种绚烂青春蓬勃的美,帅B,唉!青春这东西啊。。

讲真话,我的那点稀薄的才华,确实无法支撑起一个中年人人生宏大的梦。平安即好,北京这几天忽冷忽热,把内裤脱了又重新穿了上。确实老了,国贸的小伙子都有穿着短袖的了。女孩子们露着青春有弹力的身体。我每天穿的正儿八经的老年装从楼道里穿过,连保洁大姐都不多看我一眼了。

是啊!和有些人之间其实没什么可聊的,都是活在自我的夸夸其谈里面,得瑟得瑟,说张三长李四短的,谁比谁阴险,其实骨子里面自己最毒辣,表面哭哭啼啼,好像受了多大委屈,全世界人都和自己过不去,内心呢?狭隘的一塌糊涂。

在不就自我的装逼,表明自己是个有钱人,得意样样,天天显摆,你看我生话的多美好。

聊聊情感吧!我这个人一直耿耿于怀什么样的女子是我钟情的,我会在什么样的眼神里沦陷,我愿意为什么样的女子赴汤蹈火,我愿意在什么样的身子身边气喘吁吁的说,姑娘,你摸我的胸,我的整个身子在为你颤抖,在燃烧。

回望我这N年的感情路,如果把各个时期交往或者钟情过的女人按照年龄顺序摆一排,你会发现,我操,简直一辈子爱的就是一个人,只是一个人一生中不同的时期。

矮,短小腿,张着不齐的牙齿,小眼睛,肥肥的,扔在茫茫人海,完全不起眼,但我就是为这籍籍无名不起眼的这类女人疯狂着,长相上的不起眼低调,对我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太迷倒我了。

我一度不理解有人为什么会幻想那些大眼睛大嘴巴的明星,那些不是大俗逼长相了吗。

如:姚晨,姚大嘴,当然我更不理解人世间为什么会有明星粉丝这类人存在,为什么会幻想自己一生一世都摸不到睡不着的人,还尖叫,有这尖叫意淫的功夫,为什么不脚踏实地的在自己身边划拉俩女青年睡睡。当然我现在只能表示摊手,看不懂,因为每个人实在不同。

只是我是一个脚踏实地的人,感情上更是。我太知道哪些人是可以实际睡到的,哪些人是用来调戏的,哪些人是可以真心对待的了。

当然我还是坚持的认为一个男人最好要善良,就是不能有什么坏心,人品很重要,对人对己都应该是这样。

我说说不表示我就有多坏,大不了是意淫把了,有什么说什么何必闷骚呢。没有什么人多道德,只是大家包裹着自己,或许我说出了一些人的心理话,但他们还是要嘲笑我,和别人一聊,我丫好贱,他们最高尚。。高尚什么呢?不要看某些姑娘们多能演,把她们和我关一个孤立的小岛上一年,早晚她也会睡我。。

我年轻的时候,真是完全不看一个人有钱没钱,从来没有想通过感情生活得到什么物质回报,都是我回报别人,现在一把年纪,内心突然活络起来,好想找个人包养。

不是我懒,我实在是过够了社会生活。太累了,也因为受这个浮躁社会的影响,特想把自己藏起来,谁也不特么接触,谁也不想再认识,现在的人际交往能少就少,完全没有其实我也能过。没有谁少了谁就不能活了,死不了。。

唉!已经到了当爷爷的岁数,突然想找人包养。有个人把自己藏起来,是不是英俊的人都会这么下贱,不过,我有这么贱吗?我是不是人品有问题?是不是我太英俊了?

唉!总想活在幻境里。博你们一笑,就当我是个二逼吧!一个人生活在另一个城市,只有奋斗,辛苦,靠自己,才会看得见未来。

那个谁啊,在给我方便面里面加跟火腿肠,卤蛋省下,给我放冰箱里面留着明天早上在泡面吃。
先抽支中华吧,不写了,等方便面吃。。。

再写一首诗:
我想了,想什么呢?
想睡你了,
你说,你不愿意。
为什么呢?
因为你说大姨妈来了。。

还有一首诗:
想把一滴精液装进信封
寄到你子宫里
再久久伏在你身上
等待我们孩子的心跳

话说回来:我若在你心上,情敌三千又何妨。。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老去,还把我留在,这春天里。

——婴儿老人 辛辛小朋友




阅 63

地狱火孙悟空

写一首诗:我对你说:我想了,想什么呢? 想和你圆房,你说:不可以,我问:为什么?你说:我己经和别人圆过了,我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