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虽老但心未死:爱恨纠缠还是爱,瞧不上才是灰飞烟灭

2019.08.09 - 象牙白

我虽老但心未死

她身高160,体重140斤。大脸蛋子总是隐隐的泛着红光。她不太会说普通话,只会说她老家那儿乡音极重的方言。无论春夏秋冬永远爱穿一条宽松的黑色长裤。跟我结婚之前她从来没穿过高跟鞋和裙子,也不知道粉底是什么东西,洗完脸最多往脸上擦点儿蛇油膏。

她是个朴实直率的女人,没念过什么书,却也知道敢爱敢恨。只要我不在外面乱搞,她就会一辈子老老实实的给我做饭洗衣生孩子。但是如果我干了什么坏事,吵架时她也能顺畅的骂出:去你妈逼。

不过,洞房花烛夜时我知道了26岁的她还是个处女。第一晚见我身子瘦弱,还帮我捶了捶腰,这点倒让我挺满意。我妈跟我说她面相旺夫,屁股圆圆的,两个大奶子也挺拔,是个过日子的女人,也一定能生崽,嘱咐我一定要好好珍惜。

我说我知道。然后笑了笑。。

大腿根儿疼,可能昨晚睡觉劈叉了,早早起了床,突然想吃冰淇淋了,刚准备出门,门缝外忽忽的寒风,让我想起夏天要过去了。今天温度不算太高,还好屋里有空调,穿着小短裤背心可以做在沙发上若有所思,有时候想真是够了。

不高兴,不快乐,总是没完没了。总消停不下来。工作,未来,爱情,有时莫名的烦躁,不顺心,会不会某天会脑出血,伸着腿哼哼一会,就那么的死了呢?虽然有点过虑,但身体确实大不如以前了。

大部分人的婚姻,我认为只是在解决性需求,以及所衍生的心理需求吧了,如长夜的寂寞,社会和他人的认同。还有什么?暂时还没想到。

但有时梦里和不爱的人做爱,我竟然痛醒了,这很难理解,也让我一直迷失方向。有时自己无所事事,就在床上躺着就会问自己:我过得好吗?我到底在做什么?还想在大北京买个大房子吗?唉!爱与恨纠缠还是爱,瞧不上才是灰飞烟灭。

我也认为那些坐地铁和公交车硬要搭着二郎腿伸着个逼脚的人,不算什么讲究人。之前每年在北京,年前的那一个月,还是会有几天很冷。

傍晚的时候,从上班的大楼出来走到公交站那一截儿,感觉冷风直接刮进了裤裆里,回平房里,赶紧找出厚保暖裤穿上,不过后来搬出了平房,就在也不冷了,我其实很怕冷的,偶尔在冬天的街头,看着十几二十出头的小伙子,简单穿个外套非常飒地从我身边经过,想起小时候说年轻人不怕冷是傻小子裆下有三把火,想想似乎有些道理。

我是从小在山西长大的,冬天阴冷干燥,也认为北京更冷,后来来了才知道,北京的冬天的家里才是四季如春,真好,我在也不愿回山西过冬天了,时常默默的座着,思绪着自己其实一点都不想谈情说爱,想学习;想认识老师,并不想认识美少女。

几十岁的年龄了,不老不少,甚是尴尬,只是心里愿望是:希望今年在的人,明年还在。我虽老。但心未死。

——出自西楚霸王项羽:今日,我虽死,却还是西楚霸王!!!

N年前的今天,夏末的早上空气很新鲜,我呆滞地在门口坐着,抬头羞涩的望着远处的小山坡,再往上一点才是天空。

我经常会想起县里来给我们打预防疫苗的小护士,她悄悄的亲了我一口,我不知她的名字。

那时没有互联网无线电,我只有终日在纸上画画她的样子,太阳落山了,就挪到屋里画,可以一天不和人说话。

——婴儿潮人 辛辛小朋友




阅 66

在沉淀的时光里,我想着我的过去

她身高160,体重140斤。大脸蛋子总是隐隐的泛着红光。她不太会说普通话,只会说她老家那儿乡音极重的方言。无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