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粉红色内裤,脸上有个小酒窝的姑娘,有时间来见见我

2019.08.10 - 象牙白

脸上有个小酒窝的姑娘

似乎很久没有写点什么了,其实也不知道些什么,不是说我近来日子过好了

不想写什么了,其实过的不太好,至少我不开心,持续的阴天,不见太阳公公,让这个城市乱了套,不经意的就弄个机动车限行,其实干脆天天的单双号算了,唉!

天底下最悲哀的老百姓,领导们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其实雾霾真的跟车有关系吗?很难说。近来明显
感觉老了,天天在担忧,也不知道担忧什么,也许内心知道也或许不知道,做在电脑前打开关上关上打开很多次,不知道干什么,想出去走走,也或者去一个远点的大超市闲逛下?迷茫。

我偶尔想我年轻的时候遇到的那些人,特别庆幸自己还真没遇到过什么坏人,虽说留下了的几个零星的朋友,聚聚散散的,离离合合。但对我都很算不错。

当然。我一直的不幸来自于我是一个悲观绝望体质的人,我那会可真没想过自己会活到现在。还能活到人到中年?

现在想想太惊喜了,真吊!其实很多事情真想明白,都是三十岁以后了。然而可能想得太明白,我又抑郁了。我 的人生一个坑接着一个坑爬过后,我出渐渐的体会了点儿活着的真正乐趣。

当有人问我为什么活着的时候,我一般会羞于回答这么宏大的问题。也时常玩世不恭而猥琐不着调的说,为和女人圆房呀!

不过我细想想,对于目前的我来说,大概是不是在期待一段感情呢?那种互不亏欠两相欢喜的。可是如果真正有了,又能怎样呢?

生活其实不过如此。我们都生活在现实中。。。但是怀着某种念想活下去,也不失是对我荒芜人生一种浪漫的坚持。

人生在世,靠自己是最安全的。过去很多年,我有很多个瞬间,觉得活不下去的,各种理由。深夜,我坐在一个人的房间,

想了却此生,一想,结束一切太容易了,可是我又很害怕那种尘埃落定后一切虚无的寂静,最后也就作罢了。

心属于爱情,但身子不能停下来浪。我说到现在,自己都词穷了。这也是我觉得感情的事没什么可聊的地方,眼下是一个主张“个性”张扬的时代,年轻人都按照自己的理解践行着一种自认牛逼的生活方式,可是,我只想问一个特别朴素的问题,如果我们以“爱情”的名义在一起后,对彼此信任,难道不是最基本的吗。

如果连起码的对彼此信任都做不到,我们还是不要谈论爱情了。

唉!不聊了,爱这个词聊起来太沉重了。。

我们每个人的挣扎和纠结在于,我们都想做点出头的事情,可是总是事到临头,又拉不下脸。总想着做等从天掉个烧饼下来。。

生活,日复一日的这么重复着,一个白天一个黑夜的轮换着,日子如死水一般,就像这北京连续多日的阴郁天气,好像永远也等不到阴郁散尽的那一天了。

可是今天,一早,阳光就从客厅的窗户倾洒进来,从床上爬起来向北望去,突然能看到少许远远近近的村庄,像突然出现的幻境,感觉一下子我活着又有了希望。

好了,今天就说这么多了,我只是想说:如果你是穿粉红色内裤,脸上有个小酒窝的姑娘,有时间来见见我。谢谢!

——婴儿潮人 辛辛作品

- END -

171
0

永宝回忆录-疯狂的中国房价

中国房价

似乎很久没有写点什么了,其实也不知道些什么,不是说我近来日子过好了 不想写什么了,其实过的不太好,至少我不开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