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用的才会最长久:窗边的雪花飞舞,你在吃着火锅

2019.08.12 - 象牙白

窗边的雪花飞舞

周一,貌似天气不太好,阴郁无太阳的天气继续笼罩,想多睡会,可今天上午有点工作要处理,穿个小背心花内裤起床,家里很舒服的温度,空调开的大大的,冼脸冼头,简单收拾了下,照了下镜子,告诉自己,长的帅不是我的错,怪我爸妈,姑娘们不要迷恋我,我其实不是个好人。

出门,开车行驶在畅通的马路上,心情并不见多好,天太灰暗了,也看不见貌美如花的姑娘。提不起精神气。

回单位把工作处理完也就一点过了,饿了,也不太想呆单位,去牡丹园吃了碗面条,转了转商场,也没有什么买的,主要是没人帮我付帐,而且营业员多半是半老徐娘了,姑娘们都去哪了呢?

不解,想了想也许可能我年轻点就好了,傍一富婆,就可以高级消费了,唉!我要提醒下自己,不该有这样的想法,注意我伟岸形象,转也没啥劲,回家吧,买点菜,嗯,买一小母鸡晚上炖汤喝,太瘦了,需要补补,嗯,补䃼,嗯,就炖一小母鸡。。

对于山西,我时常怀念的是有雾的早晨,冒着热气的火锅,尤其是那个合盛火锅!五花八门的江湖菜,或者是夜幕下的啤酒,全民娱乐的麻将扑克炸金花斗地主,过去我时常会隔三差五溜回去,解解馋,搓上几天荒淫无度的麻将,连后再回到我自己的生活。

这么多年,我到有一回一个人去吃过一次火锅,那还是N年前,工作到了下午三四点,事忙完,基本就饿疯了,我鼓捣同事跟我去吃火锅当个下午茶,但大家都觉得下午去吃火锅太无聊了,没人乐意跟我去,那天真是太馋了,馋的浑身难受,想着红汤里上下翻滚的豆皮鸭血毛肚猪脑花,馋得说话舌头都打结了。

常去的那家火锅店正好下午场不休息,没几个客人,几个小妹坐在凳子上吃着零食摆龙门阵,我坐下后,上来一服务员儿问我几位,我一心虚,说,两位。点了一桌子自己爱吃的菜,甩开就吃了。开吃之后,也就没服务员注意你是几位了。

那会的火锅没有锅底费,一个人吃确实有压力,好在我年轻时饭量还行,不会让饭馆太吃亏。不过我还是脸皮比较薄,那是唯一一次一个人去吃火锅。火锅店毕竟不像快餐店,买个可乐,跟那嘬一下午也没人说你。

后来到北京生活第一次吃火锅忘了是什么时候了,但是我想不起来第一回是跟谁吃以及在哪吃了。好朋友,暧昧对象,外地来京的朋友??

但基本都是路边改良火锅,貌似麻辣烫,沾料还是麻酱料,土的掉渣,后来生活改善一点了,就吃辣妹子,山西铜火锅了,吃得次数比较多的是山西市政府北京办事处那的山西老火锅。那地方大,味道有多好,说不上,但价格算昂贵的了,啤酒一瓶20元,耦盒148,当然有时也会送个汤圆什么的。

我有一个朋友去了回山西,回来感叹,你们山西东西太好吃了,还价格便宜,一桌人嗷嗷吃,最后才干掉几百块,太便宜,太好吃了,说得好象山西的饭菜不要钱似的。

我经常想起一些场景,年轻的时候跟一些山西的朋友在一起,在嘈杂的饭馆里,嘻嘻哈哈的吃东西,当初的那些交往,是那么单纯而又毫无用途,但关系一直持续到了现在。可见,无用的才会最长久。

这些年,去了那么多城市,见了那么多人,唯有在山西时候的那段时光最让人怀念。憋了很多年,今年才又回了一趟山西,那些老街,老景,老朋友都还在,像一切都未曾改变过。

每天一睁眼,是一个中年男人索然无味的世界,好像只有连吃几天火锅搓个几天几夜的麻将才能浇灭生命里熊熊燃烧的绝望,让自己的生活重新获得一点色彩。

又回京城了,感觉世间繁华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心情貌似失落惆怅,还好,秋天来了。还是有所期待,窗边的雪花飞舞,你在吃着火锅。

想起1992年某日,著名作家路遥因肝硬化、腹水引起肝功能衰竭,在西安猝然离世,年仅43岁。路遥,原名王卫国,陕西清涧人。

他在小说《人生》《平凡的世界》中塑造的高加林、孙少平等人物形象,给社会底层特别是正处于奋斗中的青年,以强烈的感情共鸣。

经历确实是人生巨大的财富,一个苦难的、有思想的、有追求的年代,才孕育了《平凡的世界》和《人生》,感谢路遥。

——辛辛作品

- END -

138
0

如何修复和降低你的Moz垃圾邮件分数

垃圾邮件

周一,貌似天气不太好,阴郁无太阳的天气继续笼罩,想多睡会,可今天上午有点工作要处理,穿个小背心花内裤起床,家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