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七年第三章追梦旅程(第三节:新的征程)

2018.09.20 - 象牙白

第三章追梦旅程第三节:蜕变的过程

准备离开小红门的最后那么几天,我们仨每个人口袋里早已被掏的干干净净,忘记了那几天没钱吃饭的日子怎么熬过来的。当时我清晰的记得几个人饥肠辘辘的时候,我们翻遍了房间的每个角落找到了两三块钱的钢镚,走路都是想着能捡钱!

新的征程,星辰大海

然后我记得本来说要不买几个馒头,可是到了商店门口,手一抖,嘴一颤,问了句有两块钱的烟吗?“有!”然后说:红梅、中南海都是两块两块五的,刚准备买,他俩不知谁说了句:中南海两块的杀精!日!好吧,买了盒红梅,这下好了,一毛也没了,往回走着然后嘴里嘬着烟…

嗯,不怕各位笑话,好像再这盒红梅之前,我们都捡之前抽剩的烟头了!现在可能自己都不太能理解当时的想法和状况,但当时皮肉饥饿、心里没底的时候,或许只有香烟能给予些许的慰藉吧!

后来张作增说他找到一个跟组的,就是那种剧组按月或者按周期给发工资,管饭管住,但是要跟着剧组跑来跑去,工资也不高,但是机会更多一些也更稳定一些!说白了就是稳定的群演和龙套吧。

然后我跟薛瑞聪俩人去了雍和宫人才市场,想着看能找个什么活干干。那会儿我也成年了,所以感觉找个简单的工作应该可以吧,更何况俩小伙又帅又聪明勤快哈哈。

然后就是具体也没记清了,只依稀记得雍和宫人才市场进了大门要走很长很长的一段坡道到一个地下室,然后是各种的展台和企业招聘信息。总之,最后我跟薛瑞聪进了不同的公司,但同样的工作:房地产销售专员!也就是那会儿流行的在车道叉车发传单。

过程就不多讲了,因为也确实不太能记清了!最后就是薛瑞聪估计认为招聘他那个女的挺能看上他的,所以被美色诱惑到了捷行社,而我则稀里糊涂的被当时一个叫马龙的胖主管给忽悠洗脑了一顿后进入了共创!

捷行社、共创这两个公司领导人原来都隶属于:华美地产,后来出来之后自立门户,到现在偶尔搜一下他们基本都已经洗白做这个行业的正规军了!

不过当时的共创,近千人的团队里,百分之八十都是销售专员,也就是所谓发传单的!每天早上打鸡血喊口号那种,而且一定是在等红绿灯比较长的十字路口,一排车一排车的发,现在已经整治的基本没人发了,但当时真的是好点儿的北京街道基本都会有人发,为什么?是真的效果好吧可能!

我俩算是找到工作的那两天,开始变卖家里的东西,冰箱、煎饼车、桌子椅子之类买了应该有个千儿八百吧,我俩一分,一块吃了个饭买了盒烟,一人三五百,就准备上班了。

当时我俩以为分离各自工作只是暂时的分开,后来才知道,有时候不经意的分别,可能会是永远!(现在的他应该过得很好,但是多年之后的现在,似乎再也没有理由跟各自发展方向不同的对方说一声:现在的你还好吗?)了。

进入共创后,我们同时去的那个项目有几个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代号,我取名叫“乔丹”!记得的还有:海洋、海军、状元、行哥,还有个女的好像叫玫瑰还是什么的,黑黑的,但每天早上开早会喊口号就属他声音大!不过没过多久就回家生孩子了,我们当时五个男生,多年龄不大,不过我是最小的,基本都是刚来北京到招聘会或者其他渠道过来的,在北京举目无亲,但又怀揣巨大梦想,所以最好被忽悠和洗脑!

好歹,这种洗脑只是让人吃苦的洗,但最后可能是会有丰收的,跟所谓的传销什么的两码事。

我们五个男生最后在双井附近某个小区的地下三层找了个住的地方,进门一个小过道,里面是一张大床!好歹我们几个当时都很瘦,五个人就住一张床!应该五六百块钱,一人一百多,交完钱就剩二三百了。

工资一个月一千出点儿头,没业绩只能这样,不过好歹安顿了下来,前方的光明和曙光或许正在等待着我们!

刚入职那将近一周在国贸建外SOHO不知是哪一座哪一层,但是维持好几天的持续培训和洗脑、讲故事、间歇看励志短片等,让我们几个彻底沦陷,斗志昂扬的感觉自己马上就要为自己的理想和梦想而奋斗拼搏了!

现在回想,感觉当时的马龙确实还是挺牛逼的!因为虽然他看起来留着胡子,胖胖的,但实际年龄应该也就比我们大很少的几岁!而他说出的话和思想境界,在那时的我们看来确实牛逼!

现在还在偶尔联系的有当时的海洋、状元和行哥了,不过主要是近两年状态不太好,失业很久的状元。希望哥们赶紧跨过这道坎,能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吧!

接下来的日子,犹如曙光,亦犹如夕阳,这段传单岁月留给我的必然是一段宝贵的经历!他让我成长,让我成熟和无所畏惧!但同时又如针扎般令当时的我忽而感觉到自卑与痛苦。

无论怎样,我知道,我的人生在北京这个城市即将迎来新的征程!

下一节:
北漂七年第四章千锤百炼第一节:(曾经的峥嵘岁月)
北漂七年《当代草根》23章节全集

阅 210
王者荣耀,游戏人生

第三章追梦旅程第三节:蜕变的过程 准备离开小红门的最后那么几天,我们仨每个人口袋里早已被掏的干干净净,忘记了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