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七年第四章千锤百炼(第三节:富士康)下

2018.09.27 - 北京SEO

第四章千锤百炼第二节:逃不脱的富士魔咒(下)

暴动之后,紧接着就是国庆,大家都知道富士康被称为血汗工厂的原因之一就是其残酷的加班文化制度!底薪那会儿两千多吧,平常加班1.5倍工资,周末双倍,而像国庆这种节假日也是按国家严格规定的3倍工资!所以11月发工资的时候发的不少,这也更坚定了我选择太原富士康的想法。

富士康暴动

而这一干,一坚定,就是将近两年!

刚开始在一个做苹果四和苹果五外壳抛光的产线,因为站着干活,相对比较脏一些,所以全是男的,那个线长是运城平陆人,四十来岁吧,因为同是山西人,而我毕竟是从北京混过来的,相比较还是挺会说话来事的,所以那个线长跟我关系很好,很多方面都照顾我的挺!

当时有个副线长,跟这个线长之前一块转来的,所以他们关系也比较好。后来我们上夜班什么的我们产线就很乱,我就愿意像之前在小红门一样大吼大叫,放声高歌!刚开始还没说啥,后来大领导说了后线长才跟我说,开玩笑那种说,所以也没太当回事。

后来开车间大会我们产线被点名说了之后,线长才严厉的批评了我,我那会儿还挺不服气的。

线长一到调休放假什么的基本都跟我一起,因为他要叫我跟他去一块上网、通宵。那会儿我记得在富士康休息之后其实也没地方玩,玩个什么都感觉要花钱!所以晚上十来块钱包夜上网成了大多数富士康男男女女的最大休闲方式。一般就是买瓶水,或矿泉水,或当时流行买一中一的冰红茶,亦或高档点儿的脉动之类,然后最重要的一定要有一盒烟!上网少了烟不像话。

跟线长开始上网之后,抽上了之前不舍得买不舍得抽的14块的黄鹤楼。然后第二天回宿舍倒头就睡,其实那种生活没有任何意义,但确实省钱。我一般玩街头篮球的游戏,线长看电视剧什么的。

后来在产线比较熟了之后,也开始撩其他产线的妹子,看见妹子从我们产线过去经常的吹口哨什么的,我们线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女神我记得那会儿,因为那一层其它产线女孩挺多的,不过最后应该也没人勾搭上。

不过那会儿上班唱歌,下班在宿舍吼齐秦的、庞龙的各种歌,确实把我爱唱歌这个小小的兴趣给勾起来了,现在不管我唱的好坏,我知道我是能唱的!

后来线上有人离开,也有调来新人,新来了几个大胖子,跟我关系好的几个和那几个胖子不对付,感觉他们太装逼什么的,可能现在想想挺可笑的,小嘛,什么事都容易动怒,后来有次不知道为啥结下了梁子,然后应该是打架了吧,线长也没有太帮我,我以为我跟线长关系很好的,那会儿也知道了人情冷暖,没怎么帮我,应该是也没吃啥大亏,但是后来我就开始不太配合线长工作了。

后来在我们产线活儿比较少,需要支援到其他产线的时候,线长把我支到了其它产线,换了一栋楼,那之后基本我们就再无联系了。

跟我一块走的还有几个关系好的,不能说他们听我的,但相对那会儿来说,因为我跟线长关系好,主意相对多点,所以还是挺愿意听我的很多事。记得有个瘦高瘦高的临汾小伙,有点儿小龅牙,关系挺好,也跟我一起走了,还有个个子不高老爱烫头的,后来也因为一些事借给我一些钱,不过人家都换给我了,还有个叫程天亮的,人挺利索,不过长得方方正正的,像后来出节目调侃富士康的张全蛋。

上班换了栋楼到了一个新阶段应该是2013年了,在这个阶段之前有必要讲讲我所在宿舍的事情:

其实挺幸运的,我们当时进厂的一群人在培训的时候已经认识了几个关系好的,因为都是新人,所以都很好说话。嗯应该就是刚开始就跟侯华亮认识了吧,顾鹏鹏应该是后来认识的。

所以都是新人嘛,不会像之前去北京富士康我属于后来的,虽然人都挺好,但总感觉不熟络。在太原这个宿舍,每个人都很积极的想要认识对方,所以对于富士康的满意度又进一步增强了。我住在门口右侧的下铺,顾鹏鹏住我对床,侯华亮主卧上面,那会儿他就老爱干净,所以住上铺。

中间还有个我们都挺讨厌的一哥们,烫头,戴眼镜,没事还化个妆什么的,嘴里经常巴拉巴拉德说的话让人生气,老干一些让人气愤的事,其实我们还好,侯华亮比我小两岁,火气大忍不了,跟他干过一次,后来人家就不干了,倒是不因为打架,就是可能累了,不喜欢这个环境就不干了。

宿舍没有洗澡的,要去楼两边的厕所澡堂去洗,所以屋里没味道,但是也很乱,毕竟人多。记得有次跟其他宿舍当时一块来的一哥们有段时间聊的比较好,那小子河南的,瘦瘦的,因为我跟侯华亮玩得好,所以他哥我俩都不错玩的,但是后来有次我夜班下班白天睡觉的时候,他跟我聊了好久,然后不知怎的我把二百块钱压到枕头底下了就他看见了,然后我睡觉起来就发现钱没了!而且那会儿正好我们宿舍门还坏了!

但我也并不认为是他拿的。包括后来他说有急事要借我钱的时候,我借给了他一二百,他还嫌少,感觉我的钱都是大风刮来的,而且后来到时间了也没说还,我就知道了这人不能交!也对河南人有了不一样的看法,之前有人说河南人不好我不信,这回亲身经历之后我算是知道了!但也没有全盘否认,只是经历过就会有一定的戒心。

那会儿记得侯华亮跟顾鹏鹏也有了矛盾,反正都是侯华亮先惹事,看不惯人家这那的。不过后来顾鹏鹏也走了,他是回家结婚了,比我小一岁,那会儿也就19吧,就结婚了,现在孩子已经五六岁了。

虽然住一个宿舍,但基本我们都不在一个车间。后来把我分配出去后,本来是这里干两天那里干三天,后来阴差阳错,跟侯华亮一个车间了!

后来基本稳定的那个车间楼叫:B12,挨着富士康厂墙的一栋楼,不过这栋楼相对活儿比较轻松,女孩儿多些。我被分到一个装甲的产线上了,那会儿那个线长个子不高,肉肉的,我不是新人了,调过来的,所以比较滑头,线长也愿意跟我逗着说话,啥活儿也让我干,就属于那种上学班里犄角旮旯成绩最不好老捣蛋那一位!

后来稳定后换了几波人,有走的有来的,印象最深的是一个胖胖的大姐,临汾的,戴个眼镜,还有几个哥们我们可能聊天了,干活飞快,有时候半天就干了一天的活,剩下的时间只有坐那里聊天!人家看我们闲了肯定不乐意呀要不就是让我们调个人支援,要么给我们加活…

那会儿侯华亮动不动就会勾搭个小姑娘,各种妞都约,也不知道怎么泡上的。后来侯华亮给我介绍了个他支援产线上的一女孩,属羊的,个子高高,头发长长,身材很棒!穿上黄色质检员的马甲,英姿帅气!

不过那会儿一个是胆小,一个是产线上基本也没休息时间,没机会撩妹,再一个后来我们在吃完饭休息的时候,我在其它产线那里玩,看见一个踢毽子的小女孩,顿时感觉世界都静止了!心里特别空荡!我知道,爱情来了!!!

后来不知道为啥,我给他起名叫:瓜妹妹!做过挺多疯狂的事对她,不过人家一直跟我们闻喜的一个姐走得很近,保护的很好,我也没能得逞。

中间还有个我们车间的助理,一个呆了好几年的老员工那会儿跟我关系比较好给我介绍认识的,姐们年龄不大但挺漂亮,身材脸蛋什么在车间不错算。后来经撮合也一块出去玩过,加了QQ什么的,不过我那会儿也不太会谈恋爱,慢慢就不了了之了。

说到重点了,为什么我后来能在那个车间如此放肆,因为那个线长后来走了之后,原本的一个叫窦立波的不知道为啥成了线长,可能人家能力强或者会说话吧。但是成线长之后和之前完全变了个人,可能也对,要有个领导的样子,可真是实实在在的弄我们啊,后来那个肉肉的干了几年的人来到我们产线之后跟我说了这个车间的好多事情。

慢慢我知道了这个车间的线长、副线长或全技员之类,尤其我们这个组的,基本都是跟我们组长李广有关系,那人是在南三门外面混的也是,胖胖的,走路昂首挺胸,话不多,但能看出来面善,他之前应该是个好人,但当时看着会感觉有些狠。

后来反正也经过很多事,也经过了几个女的,搬到外面住了,一个院子里的一家,房东什么的都挺好。买了个台式机,街头篮球技术练的更精湛了,侯华亮业住外面了,中间发生了好多事,聚餐建了个小姑娘可漂亮喝多了上去就摸人家小手,后来人家不愿意喝的更多了吐了之类的…

还有后来通过跟那个干了几年的商量我俩一人花了点儿钱给李广之后给我俩一个线长、一个全技员的职位做,他真的说话算话,后来工资底薪也给加了,在产线上混的更油了!没啥事干一天,尤其夜班基本就是睡觉。

后来我妹也来过太原准备找工作不过因为种种原因还被偷了东西,不过好在损失不大,就有回到了我爸妈那里;还有我爸兄弟的二儿子也来过我这里混吃混喝了几天,这东西可真不是个东西!不说丫的了。

后来来了一女的分到旁边产线上后,看上我了,他就是太原本地人,年龄跟我差不多,还有一个也是本地人比我大几岁,慢慢我们聊的都很熟,逐渐的俩人跟我表达了爱意,不过我可是很纯真的,哪儿能俩一块呀,绝对不能接受,就一一拒绝了,我的心还是在瓜妹妹那里,那会儿没事了就跟胖姐聊这那的,嘴皮子在那时候也练出来很多!

后来那个跟我年龄一般大的准备不干的时候找我送了我个礼物说是,之前也送过一些简单的小礼物、吃的什么的,那次他说她走后让我再看,后来我一看除了吃的什么的,还有两块表,我打电话说太贵重了!他说没事,得不到我但是希望我能把这块表送给未来的媳妇,我说好的。

当时还是很愧疚的,不过没多久就淡忘了。再后来我们产线也不忙了又要去支援的那会儿,不知为啥我跟那个一块当线长的郭明明不知道为啥起了矛盾,我找俊鹏之类的老乡把他拉出来吓唬了一下,后来他媳妇还是谁找的车间的混混说是要揍我,我先是给侯华亮打电话,因为他说他哥跟外面谁谁混的认识,他那会儿在我那里睡觉,说给他个打电话,但是后来没打通,那会儿是早班四五点,可能还没睡醒。

给我急的,病急乱投医,我又给之前车间那个运城的线长打电话说能不能帮我,他说这事报警就行!我心想那也太窝囊了,这南三门打架是看谁牛逼呢,这整的多丢人呀。

后来侯华亮到时够意思,拿着把刀就来了,说跟他们干吧!说实话,我怂了,我倒不是质疑自己和侯爷的胆量,只是我的人生发生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本来是无心,吓唬,就怕互相都装逼,两败俱伤!再挨上一刀真是得不偿失,我还有那么多事没做,那么多人没爱!

或许我想多了,或许我确实胆子怂了,但最起码电视里的所谓大哥我没见哪个活的久的。

后来他哥接上电话后也说拉倒吧,这么大了就别折腾了,我们才不了了之。

这之后我肯定感觉很丢人呀,感觉待不下去了。然后我直接就给那个线长打电话说我邀请病假,也确实,我那会儿痔疮已经很严重了,必须要手术切除了。

我知道他肯定会答应,李广那边也会答应,就当是他们最后再把钱退给我了吧。然后那会儿我买了个二手面包车,2800,坐在车里感觉自己总算是真正拥有自己的资产了,各种开,当时那车牌子早过检了,油门用铁丝绑住的,各种不会,还是因为侯华亮之前修车的知道开车,我才会挂挡什么的慢慢开,那会儿一有空就开!

后来我就去做手术了,用了医保卡,办了病假条在富士康,后来几天做完之后需要回家养病一个月左右,应该是跟医生说好话才开了一个多月病假条,然后中间走路还有点儿跛的时候我去车间找助理交假条的时候,很多认识的或者打过照面的人都看见我了,当时脸上火辣辣地,我估计当时肯定有人认为我是被打的吧哈哈。

休假完了之后我直接就没去厂子打电话提了辞职,后来问助理要了资料,他们给我审批后,我就去办辞职的窗口什么的办完了。

当时侯华亮也辞职了,我俩开着面包又跑了跑,当时都没驾照,感觉随时被抓,但又忍不住想开车!

快年前,在北京周边香河卖房的小杨——张磊给我打电话说咋还在富士康呀,有空可以去香河,其实也就是北京。一想年前也没啥事,于是我跟侯华亮俩人就去了香河,当时的香河北边和西边还很荒凉。不过当时大概知道张磊之前卖房挣了不少钱,说有时候发提成都要拿袋子装一袋回家!

给我们说的激动地,然后他再一说这边的发展什么的,我感觉这个靠谱!能挣钱!毕竟之前一起发单子出来的肯定不能蒙我们。当时住的锦绣家园晚上都没俩人,现在入住率很高了已经。门口的俩小卖部养活了两大家子人,甚至旁边要开第三家小卖部!

游玩了一圈,去了天安门之类,说好太原的事情处理完就来北京,来香河跟着磊爷干。然后我们就打道回府了。过完年之后,到了太原打包了行李之类,卖了那辆面包,1200,还有当时准备兼职做的十字绣也没去但也想着算了,然后就北上了…

当时并不知道第二次再来北京迎接我的会是什么,但我坚信,一切都会变得更好!太原,没有留下什么,也没有带走什么,我终究是个过客,来的匆忙,走的淡然。

富士康再见!终于跟你画上了句号,终于逃脱了你的魔咒!北京,香河,我~又来了!

下一节:
北漂七年第五章浴火重生(第一节:再次北上)
北漂七年《当代草根》23章节全集

阅 127
熊掌号怎么了,百度熊掌号,熊掌号更新

第四章千锤百炼第二节:逃不脱的富士魔咒(下) 暴动之后,紧接着就是国庆,大家都知道富士康被称为血汗工厂的原因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