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漂七年第五章浴火重生(第一节:再次北上)

2018.09.28 - 北京SEO

第四章浴火重生(第一节:再次北上)

又来北京香河

刚翻了QQ,因为之前微信还没太火,多用QQ,想起了当时在太原的一些人、一些事,想起关系很好很靠谱的李秀花、胖姐、阿磊、李清莲、秦鑫玲、王建和王剑、闫新亮、杨小林等,又刚看了一篇有关海底捞上市的励志文章,想起那本《海底捞你学不会》,不知为何,瞬间泪奔!

那会儿过年在家待得时间也比较长,那应该是我最后一年在我农村那个土墙家里过得最后一个年了。家里破的没法住了,有地方开始漏水,家里想着必须要盖房子了。

到了香河,小杨(后基本叫磊哥或者磊爷),因其为人讲义气,光明磊落,仗义施财(后因此吃些亏后开始收敛),所以当时人缘很好,我跟侯华亮刚开始就跟着小杨混了。

刚开始真是受了磊爷很多的照顾,要不当时真的可能熬不到现在这样!虽然现在混的也不怎么样。

记得磊爷过年2014年的时候把去年的工作辞了,换了个新项目——御湖湾卖房,他当的销售主管,我跟侯华亮都没有过主任的经验,自然被分配到磊爷的麾下!记得我俩刚进那个售楼处,因为在富士康长期没见过世面,我们在上楼的时候走路不稳差点摔了!这也成了后来很长一段时间的笑料。确实跟不上了感觉!

后来练沙盘,讲沙盘之类,脸红脖子粗,侯华亮受不了了,挣不了几块钱,还整天跟那些看似高档优越感很强的人在一块他受不了了!应该也就一个多月吧就辞职了。然后在拐弯的我们住的楼下刚开个修车铺就去那里给修车了,应该一个月三千来块吧,刚开始说挺好,人家老板怎么怎好,后来一个多月后说还是不想干了,然后辞职类,吃了顿饭,道了别,就走了,回太原了。

我想他回去主要应该还是女人的事,放不下太原的女人吧,记得当时从太原来北京我去火车站等他,就是在一个宾馆里他跟一女的开房在那里呆了会儿我们才一起坐的车。

在那个地方我彻彻底底就是一小小白,后来聚会唱歌还跟一哥们打过架,那哥们二笔一个,记得当时不知为啥抢话筒,可能看我好欺负还是怎么,反正是打起来了,然后打了几下很快被人拉开!我们都不依不饶,后来我说行了没事没事,然后后退了几步,大家以为没事了,就在安静的瞬间,我拿起酒瓶子就往他脑袋上扣准备!可身边人太多了就稍微碰了下,不过好在最后也没吃啥亏。不过心想着跟那种人大家,真的挺恶心的!想着以后还是别老这么冲动了,两败俱伤也罢,还丢人败兴。

后来公司变动,我被分到刘艳组下面,被派到了通州去卖房,嗯,因为那时市场不好了,2013年磊爷还赚的不少,到我去的2014年五六千在香河的房子无人问津!不过后来通过约客户打电话之类的方式,在精心策划的一场开盘抢房仪式上也卖了一套!卖了一套小一居还带个地下室,那会儿卖个地下室给一千块,恩还不错。

不过后来那个叫刘海山的客户知道是个导演,但也不是太有钱,后来差点儿坑我1000块,不过还好,总算最后水落石出了。那会儿的记忆要说出来真的三天三夜说不完,有一哥们长得很老,还穿我那个牛仔衣服,给我撑得大的没法穿,还有个叫李想的,当时我感觉那人不错,很有派头,跟孙红雷派头有一拼,不过逐渐发现原来他那么自私自利,现在他还有一百块没给我呢,真是恶心,虽然现在据说挣了钱了,但我也心里挺膈应他的。

还有磊爷当时挺喜欢的一个组员王丹,他也不敢还是不好意思向人家表白,后来嫁给个感觉很猥琐的人,还有在通州认识的邹泽蓥之类的确实挺讲义气的人,等等…还有那会儿一个96年的三河女孩,壮壮的老是想把我扑倒那个,和当时特爱化妆的一个前台,后来李艳被换了个经理等等,太多太多回忆了…

后来刘恒也来了,也是当时一块发单子的,不过是跟小杨一组的,刘恒是他们组长当时,我们都叫恒哥。嗯,包括侯华亮在的那会儿,磊爷租的一个60平的一居室里最多住过五六个人!都是男的嘛,把家里弄得跟猪窝一样,我的妈呀…

不过后来到通州住宿舍后好多了,嗯,好多了,就这样,伴随着后期这个项目人多切不太挣钱,我们逐渐准备不干了…

不管怎样,感恩当时磊爷的那通电话让我来到北京,要不,到现在可能也只还是个井底之蛙,在产线上做着重复的工作。

北京,我又来了!

下一节:
北漂七年第五章浴火重生(第二节:万科之殇)
北漂七年《当代草根》23章节全集

阅 107
北京SEO,SEO竞品,百度SEO,SEO怎么做

第四章浴火重生(第一节:再次北上) 刚翻了QQ,因为之前微信还没太火,多用QQ,想起了当时在太原的一些人、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