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跟个角落里一藏,管特么是刮风还是天上飞傻逼

2019.08.28 - 象牙白

角落

那个湖南卫视叫啥的?噢,对,叫杜海涛的真不该减肥,胖的时候还好,胖乎乎的挺可爱的,瘦了之后吧,连点可爱的机会都没有了。只剩下丑了,只能说,嗯,瘦了。不是任何人瘦了都会象我一样变帅的,有种东西是天生的。

八月底了,浑浑噩噩的过了半个月,众多不顺,心烦意乱,天热死个人了,我都怀疑没有空调的人是怎么活下来的,或许现在的我太骄情了,还好,今天下了点毛毛雨,突然的凉爽了许多。每天都感觉好累,状态也不好,可能是不是和近来生意不好有关,不过,细想,我一直是个乐观的人,没有什么难得到我。

或许诸事缠身,各种事太多了,工作,情感,家事,诸多事搅乱了我的心境。理不断还太乱,不知道有没有人理解我,太压抑了,姑娘来抱抱我或者给我打点钱吧,特别想回重庆一趟,可拖拖拉拉老回不去,事不赶巧,在说吧。我一直喜欢青山绿水的城市,朴实爽直的重庆人民,首都这地方人太不可信了,交不到什么知心的朋友,钱味太重了。

我这么一个风花雪月性格的人,我只能说,上天对我不薄。那天,跟朋友吃饭,他说,你赶紧回重庆吧,那么的喜欢那座城市,总觉得你现在的生活是喜鹊呆在了鸡窝里,我说,你也太客气了,其实我就是一只鸡,呆在鸡窝里是实至名归。命该如此,该。

我在未到中年之前几乎没有很认真的对待过任何一件事情,我行我素,太自我,几乎就是狗熊掰棒子的生活,遇到过好几个对我不错的人,都是我自己主动尥蹶子跑了,现在想起来,随便抓着谁,也不至于混到一把年纪天天还发骚犯浪的,来大北京前几年,学会了坚持,熬着一件事情做,大部分时间都在感怀人生,完全没想过钱是一切的基础。

后来感觉到了冷暖,才知道这个城市什么都是钱说了算,除了做大梦。我不止一次安慰自己,如果想选择了过一种自由不羁的生活,就要承受这种生活给你带来的动荡和穷。还好这几年加以改正,人生才稍有改观,有时只好用性格决定命运来安慰自己,没什么可抱怨的,这就是我的人生。

只是,我还是想回山西了,我想连吃三碗刀削面,一碗牛肉的,一碗豌杂的,一碗鸡杂的,煎三个土鸡蛋,吃完,深情的看一眼,阴雨绵绵下的,水浸浸的,坡坡坎坎的老街道。

远方的朋友一直在问我,什么时候回山西,唉?穷忙,但内心哪也不想去了,就天天在这里渗着完全不想出去。没头绪的事太多,她直感叹我真是太厉害了,真能在这个无趣的北方城市呆下去。其实到了我这个岁数有什么地方呆不下去的呢?

守着这个城市至少还能多少点收入来生存自己,而回去又能干什么?去KTV当鸭子也太成熟了,何况还有点丑,太不英俊了,内心有许多想法也不想跟人分享了。找能共鸣的人太难了,所以慢慢就把自己的想法咽了下去,只剩下一脸和气,其实内心在冷笑。

上了岁数确实不想抛头露面了,最近蠢蠢欲动想去酒吧转悠转悠,看看钢管舞和性感的大腿,偶尔可以听听流浪歌手谈的吉他声音,感觉下北漂人的不易,但到处都是年轻人,感觉自己老了,不在是小伙子了,对于我来说,纯是扯淡啊,年轻人热衷的事情,我这个上了岁数还花蝴蝶似的到处骚,有点不适时宜,看看现在的年轻人,唉!

貌似自来水里,啤酒里估计掺了春药。纵情的虚荣和荷尔蒙过盛的扭曲,突然的想吐。我早就过了靠着认识谁挂嘴上觉得自己脸上放光的年纪,因为到了一定岁数对这个世界确实渐渐失去了热情,自己跟个角落里一藏,管特么是刮风还是天上飞傻逼。

只可惜年轻时候过得太舒服太随心所欲,没在能挣钱的年纪在某个城市买上几套房,所以现在才没法挥挥手,跟这个世界说一句,够了。

我一说我很想在这个大城市买房。土壕友人就说,你也别太不知足,如果你的人生如我一样又是当老板又是住别墅又是追求者无数,天天还要交老婆公粮的,家里十来台车出门穿什么衣服都要琢磨着,你脑子炸不炸。

你现在能保持几十岁的高龄性格还冰清玉洁待人接物优雅冷静笑起来让人觉得如沐春风,你一定有你了不起的地方,你选择了做一个出水芙蓉性格的男子,你就得舍弃物质接受你在北京没房。他指着自己说,你看我,你看我过得多不精彩,还不都是有钱闹得。我说那咱俩换换,他马上转换话题说,你觉得葡萄的果汁是鲜榨的吗?

我说,应是用洗抹布的水勾兑的,是我的生活的味道。现在一想起来,刚来这个城市的时候,生活真是抹布味儿的。每天在外头糊弄着吃,方便面吃得人想自杀,没钱,生活很难,现如今这一身的毛病还不都是在那时候吃出来的。

生活稍有改善也几乎不开火,一天三顿在外头对付。但吃到最后吃遍了东五六环和朝阳区,最后每天吃完还是没有任何的幸福感。特别是有一阵子,身体很糟,再在外头吃下去,命都要没了,于是下定决心开始天天跟家做饭,终于成就了现在模范男人的我,做的一手好菜,居然还会做辣子鸡,我都夸自己,也希望你们给我点个赞,来,赞一个。

我一般工作会很晚,如果不堵车开车40多分钟到家,八点过在双井附近的超市买菜,有过家居生活经验的人都知道,超市的菜都是早上上新鲜的,到了晚上轮到你买菜的时候,只能剩下点烂菜叶子了,买个憋了的茄子烂了的西红柿拎着三碎了的鸡蛋回家,什么心情,做完吃完收拾完,指甲盖儿里耳朵眼里全是大葱味,洗澡洗内裤就十二点了吧,躺在床上又怀疑会人生,一点钟,含着泪睡去,觉得活着太不容易了,很想告别了一线大都市的生活,回到了另一个城市,但终不能如愿,或许命中注定了。

还好,这两年过上了人类正常的生活。其实我不从之前的生活跳脱出来,进行比较,我永远不会知道哪种生活对于我来说是更适当一点,我可能不知道自己某时某刻过得有多糟,只会理直气壮的觉得自己或许还很牛B。

我是个有点老派的中年人,所以总想起过去的事情。我的高潮点一直是过去的一些瞬间,跟当下的人没什么共鸣。

即使我再热络的投入到现在的生活里,我也不太接受现在人的社会行为,经常在心里冷笑,看起来挺好的事儿,怎么那么恶心人呢。

我不知道是我心态的问题,还是我确实不太接受一些现在人的嘴脸,觉得男男女女其实都很虚伪,特别是在爱情里。好了,今天不写了,我要睡一觉了,希望我醒来时,看见的是童年的河堤,麦田,厚厚的落叶,骑单车的少妇和那一望无际的明天。

有点老派的中年男人,每天都在感叹人生。希望早日遇到收留我的人。

——辛辛小朋友




阅 99
0
心事看淡

相信我,当我年纪越来越大时,已经看淡了很多事情,记忆里都是别人对我的好,哪怕是当年让我哭过的人,也能坐下来喝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