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少妇长长的头发,眼睛很勾人,我看的有点迷情

2019.08.31 - 象牙白

地铁少妇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悼念诗人汪国真

坐公交,邻座有对母子,小孩约摸3岁,她妈妈挺好看的,长长的头发,眼睛很勾人,我看的有点迷情,我正欣赏着呢,忽然她对小孩子说:

“你自己坐车回家,我走了。”小孩急得跺脚,她妈妈就越发来劲了,嬉皮笑脸地起身离座佯装下车,小孩吓坏了,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哭喊了很久才被抱回座位上。她就一直笑,还不时得意洋洋地环顾四周。我突然的很反感,把逗哭孩子当本事的妈妈多变态呀。 瞬间我不在迷情了。。

讲句真话,说实在的,总体而言,个人认为,90后我真心觉得素质比我们70后强,比80后还更强点,许多年纪大了的人从来都把地铁睡觉当享受,从不让座,都是些90后,00后给老人让座,很少像70,80旁若无人的大谈黄色笑话,高分贝的打手机,看见好看的小姑娘直流口水。

而且他们也很少吐痰,或者着迹的拥挤抢座。虽然他们有着骄傲不逊,非主流,自我为中心,但这或许是时代造就的,不过有着故有的传统礼仪还不够吗?至少我认为比80后强,无思想,好高鹜远,惰性。但不知道为何人们都对90后这么多恶评,大概跟军队里欺负新兵一样,一种传统吧,老的就是瞧不起小的。

8月就这么结束了,说起来放假,其实是自行决定的五一休息日,接着今天就遇上了很有仪式感的五四青年节,不过,好像都没啥关系了,已经接近老龄化了,需要自己完成的任务依旧艰巨,所谓假期只是给了自己彻底逃避一会儿的心理安慰罢了。

8月过后,小学生们便开始了有午睡的时光,大学校园里则到处都是白嫩嫩的大长腿,而我们日常饭桌上也出现各色简单快手的凉拌菜!夜啤酒,大排档,小龙虾,穿小短裙的女青年,以上看似毫无逻辑的排列,都在叫嚣着夏日的临近了,我准备好了吗?

我不知如何安慰自己,只是微笑着面对着每一个人,突然的来到一个二十多年前在这里留恋过的城市,有太多的莫名,只是顺着过彺的记忆寻找着曾经藐似熟悉的身影,虽然有着太多的变化,但地名没变,方向没变,水泥地的足迹依旧能寻找出当年的泥土味。

近来发现身体健康状况有点小问题,很疲倦,老年斑在增多,貌似已经不是很英俊了,担心自己也提醒自己:酒色伤身呀,少喝酒,记住,少喝酒。另外问一句我不是基督徒,我能看圣经吗?

已是深夜,我莫名的睡不着,不知想什么,困惑也或许兴奋,但都不知为什么,为什么呢?有时候日子会很难捱的,像头顶着乌云行走,但又需要自带希望,坚定不移地认为一切都会好,心灰了,就什么都好不了了。

我自认为还是一个可以靠容貌吃饭的英俊老人,别笑,我有病,请原谅,过去的生活虽然颠沛流离,但着实快乐,也许是那个年龄段好,穷的只剩开心了,但最好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回归现实吧,有时希望有人能够体谅自己的一点难处,脆弱和无奈,但终归发现,这个人是不存在的,有些东西只能自己吞咽,消化了,周围的人只见到了我的微笑,但并没有见到我的另一面。

或许人都会不完全地快乐,都是带着问题在生活,也因为此,我就不要觉得世上最苦的人是我,谁都不轻松。要放假了,其实真不愿放假,自己给自己做事,放假也没补贴,有意思吗?

但还是息下,近来太劳累了,该静静了。我经常用一些刻意的善言来提醒周边的人,但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失望之余不乏惋惜,可又如何呢?人终归要回归现实,生活其实不易,活在这个城市更不易。不说了,说得太沉重了,星座上说:5月我会发大财,你们要对我好点。后天准备回家了,希望翁先生把送我的两条烟准备好,李先生到时请我吃喝玩的钱准备好,薛先生,薜先生,乐,就靠你了。先谢谢你们。记住,对我好点,不要消费太高,我是个低调的人。

北京人有着天生的优越和惰性,一般退休后就很少工作了,多半玩玩鸟手里或转着个核桃把玩,跟其它二,三线城市居民退休后都会另找一个工作大不同,我在南方的朋友的父母不乏有月退休金上万的但还去当门卫的,目测北京普通市民的收入并不高,但并不积极爱进取,爱劳动,我看到很多北京的年轻人居然当网管,营业员,冶安协管,真是一种资源配置的灾难,皇城根下的臣民就是不一样?无所谓?在这个城市呆久了,对北京人再也没有当年那种仰视了。

周五了,天气很好,有点点儿蓝天白云,闷热得让人发骚,太阳光刺得让人想脱了衣服跳进池塘,小河里。要说都市的繁华,小城的宁静,更向往哪个?其实一直是我梦里期待的是:住在一间安静优美的小屋,在鸟鸣中起床,推窗有花香扑面而来。只闻花香,不谈悲喜,早上很早就醒来了,近来鸟儿起得挺早,很早就叽叽喳喳的闹个不停,把我从迷糊中惊醒。

冼洗嗽嗽出门,看了一眼包子铺,关门许久了,门口贴着张转让,出租,心中很是惆怅,哀怨,想起了老板娘,憔悴,风韵犹存,妩媚,听人说老板娘回老家复婚去了,我再也吃不到免费的卤鸡蛋了。好伤感。这个月不知道做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经济市场持续的低迷,貌似身边的人都在谈论股票,或许过段时间就有大喜大悲情况发生了.

从来不奢望天上掉陷饼,在一个无实体经济的年代,创业很艰难,看好自己的钱袋孑很重要,小心翼翼消费,踏踏实实干自己应做的事,别信中堂大人的话。去了医院,人很多,这个世间生活在疼痛边缘的人还真不少,愿主保佑他们。

门口坐着个东北的老太太手里抱着个小孩,小孩安静的睡着,老太太戴个墨镜,用手抚摸着小孩的身体,脚下的水泥地上一排白色的喷涂电话号码,办证。很有意思,对面的天桥上站着2个少女在玩着自拍。柳絮的花随处飘荡,让人有点不适的感觉。中午吃什么呢?没多大味口,唉!吃点面条吧。好想吃山西的五里店黑娃蹄花汤了。

——辛辛小朋友

- END -

70
0

你以为叫王思聪爹是起哄呢,说不定许多人饱含深情呢

王思聪叫爹

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悼念诗人汪国真 坐公交,邻座有对母子,小孩约摸3岁,她妈妈挺好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