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厅小保安和新来不久的贵州小保洁热烈的拥抱在一起

2019.08.31 - 象牙白

拥抱在一起

小时候我家楼下有个女疯子,看见小朋友就笑着追,好几个小姑娘都被吓哭过,我们一帮淘气的男孩每次都捡小石子打她。后来才知道,有一年冬天他们家失火,六岁的女儿没救出来,不久后她就疯了。今年回去不经意的问起她,母亲告诉我,女疯子前不久已经死了。我很难过,当初真不该打她。

到了我这个岁数,很难活在当下了,冬天里有着无数个过去了的冬天,春天是无数过去的春天,如现在秋天刚开始降温的日子,天气时而清热时而微寒时而雨绵绵,我坐在车里等人。

感觉到的是,N年前的那个冬天,在山西,我坐在街头的台阶上,看眼前一个个陌生的脚步走在潮湿的石头上坡坎坎。背着背篓卖菜的隔壁老王拉着她媳妇的手露出的笑容。而春天则让我想起十岁时候地里的油菜花,桃花,麦苗,空气里隐约闻到的牛粪味道。

周六,8月31号了,秋风吹上了我的脸,继续的忙碌,有点喘不过气来,我爱的人,好久不见了,你们好吗?

路边的树枝冒出了新芽,粉红色的桃花春色满园,春天,爱的季节,明天放假了,该休息下了,电梯口人很多,只好走上去,顺便锻炼下小身子,爬行至五楼的楼梯口的灯光矇胧处,突然发现大厅的小保安和一个新来不久的贵州小保洁热烈的拥抱在一起,能听见爱情的喘气声,我故意咳嗽了下,小保安一看是我很惶恐,保洁女孩羞涩的埋下了头,我也很尴尬,对视无助的笑了一下,我就擦身过去了,回过神来一想不对呀!

这小子前两个月和我聊天还说他结婚了,有两孩子,老婆在老家种地的,唉!真是,大城市改变人呀!还好,我是一个从一而终的男子,坐下,泡了杯养生水,吧啦,吧拉的抽了支烟,看着电脑屏幕,愣神了几秒钟,手机响了,繁忙的一天开始了。

人间9月天了,张国荣,16年前他纵身一跃,让爱他的人悲痛唏嘘,今日,怀念曾经风华绝代的他,哥哥一路走好。1955年的4月l号,林徽因,因为肺结核病逝世,年仅51岁,令人神往的东方美人。才女,建筑师,一身诗意千寻瀑,万古人间四月天。

让人唏嘘不己,岁月真匆匆,三月就那么的结束了,不愉快的三月,四月是否会过得好一点呢,桃花,樱桃,玉兰花,最美四月天,天气很好,清新自然,但依旧未见蓝天,马路比想像中的畅通,红绿灯路口的行人依旧形色匆匆,戴着耳机的男孩嘴上歪叼着根点8的中南海,透露着青春的不屑,办公楼下的香水味让人窒息,扎着马尾辨的胖女孩,气喘吁吁的在追赶着公交车,巨胸随风摇摆,路边保安渴望的眼睛里包含着意淫的幸福,真实的有点善良的邪恶。

电梯还好,人不多,一进办公室就见保洁大姐又做在沙发上,低头不语,手里不停的搓着个毛巾,我说这么早呀,累了呀?没说话,又怎么了?

我也不好多问,就忙着开电脑,泡了杯茶,突然她低说:司机老约我,我老公都怀疑了,哦,是嘛!我说,明天我叫他离你远点。

他可能和你开玩笑的,没事,我和你男人说。算了,她说,不要解释了,我还真想给我男人戴个小绿帽呢,只是,只是,我说怎么了,只是,只是,我喜欢小姚,,啊!我呆了,静了五分钟,好言相劝了大半天,和她讲了点哲学女人要从一而终,守妇道,小姚已有对象了什么什么的,她貌似明白了点,才起身离开,走的门口,她突然说了一句:

我还是喜欢小姚,我愣了,看她远去,我心里默默的祝福:希望她不要让北平这𠆤城市改变,我还是愿意看见当初第一次见她的那个模样,纯朴,土气,穿着一件红棉袄。愿她安好,愿小姚也安好。

我不记得自己是否曾经真正的爱过我的父亲母亲,小的时候很怕他们,大一点了就开始烦他们,再后来根本就不喜欢听他们的唠叨,总认为自己走的路是对的,再后来就有点瞧不上他们了,认为他们太土了,会丢面子,躲着他们。

现在我也老了,才明白我对他们是有责任,义务的,其实他们都是为了我好,那不是土是善良和纯朴,我想现在对他们好一点,多回报一点,但就是做不出来,看他们开始要白发苍苍了,心里就难过。。

“这是一次审查干部的好机会…我们有一部分干部不接近人民群众,也不接近下级干部,做官当老爷。对付这些人,我毫无办法,因为国家这么大,百分之九十九的人我都没有见过,人都不认识……这回好,群众就整他了……

为什么我们不怕乱呢? 因为你不让它乱,这些矛盾就不能暴露出来。”——关于为什么要发动文化大革命,毛泽东

——辛辛小朋友

- END -

51
0

您网站上的搜索表单是否有助于搜索引擎优化?

搜索表单

小时候我家楼下有个女疯子,看见小朋友就笑着追,好几个小姑娘都被吓哭过,我们一帮淘气的男孩每次都捡小石子打她。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