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破不说破,逢场作戏,只字不提才是最得体的姿态

2019.08.31 - 象牙白

逢场作戏

周六了,大半个月都在辛苦的忙碌着,有没有人来赞美下我呢?求你们了,夸夸我吧。

今天要赖个床吧,一觉醒来很舒服,近来小区很安静,做爱的尖叫声听不见了,可能年青人都搬走了,住的都是老年人,老年人没那么多激情了,只能望梅止渴了。

我也是,昨天外出顺便看了下N年前刚来北平和我一起住在地下室那对修自行车的老夫妻,去的顺道,就门口买了条普通烟和一箱牛奶,水果没有卖的,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来看他们了,有点自责,也感叹自己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否则也可做点善事,让他们生活的好点,很无奈,只能买点小东西。

两位老人家貌似苍老了许多,他们对我还是向对自己孩子一样,问长问短,唠叨个没完,我走的时候他们一直送我到门口,微笑着看着我上车,我回头一瞬间看着善良的他们,突然很心疼起来。很久没有好好看书了,书架上有本安妮宝贝的《春宴》,花了三十多,放了有快一年了,一直没看。

我是不是堕落了?昨天晚上洗了个澡,发现身上的皮肤好细嫩,小腿好白,迷人,脸上为啥没有长成那样呢?困惑死了。

结果早早的就睡了。一直想自己开个小超市,自己做个小老板,只管收钱,店里装个监控,也不招呼顾客,爱买不买。心情好就抹点擦脸油,跟美人们抛个媚眼。

心情不好就整个秋裤穿,搁店门口跟隔壁王大姐讲粗话聊某家媳妇出轨几楼的姑娘做了小三。这样的生活岂不太醉人了。唉!天终于亮了,起风了,内裤啊,被吹走了。心疼,CK的。。带帽子捂脸那个是什么东西?看上去像狗熊。

天气尚好,但依旧未见蓝天,近日多事之月,心中郁闷,每天冼头都掉了许多头发,担心自己会变成个秃子,就不英俊了,很憔虑,昨日去理了个发,干脆剪短了,就不会秃了吧,不过在一本书上看过,说秃头的男人性功能好,是不是真的,不过我还是认为有点头发好。

重拾下好心情,多喝了点咖啡晚上怎么也睡不着,或许是自己装作无谓,但有的人是会记在心里一辈子的,生活在折磨着我,累的不行,女青年,来,抱抱我。

其实我是不喜欢笑的,我自己认为不笑其实很酷!过去外婆说我出生的时候就是哭着生出来的,酷B了,也因此我的眼睛也很好看,虽然小,但是TMD很迷人,年轻的时间也曾经迷倒过一片天真的小女生,呵呵!我竟然又在吹牛逼了。。

这个三月希望自己好点但其实并不好,春来了,一个个漂亮的姑娘脱去了秋裤,毛线裤,保暖裤,棉裤,穿的单薄了,很撩人了,我微笑的看着,很美好,只是告诫自己;年纪大了的人,其实要自重,嗯!自重。。喂!那个谁,那谁,以后不要叫我老头子,叫我小伙子好吗?

月末了,内心其实不开心,也明白了许多事,但不会说出来,我昨天还和朋友聊着。我说:人活着为了什么呀。朋友说,是呀!为了什么呀。我想了想自嘲的说,可能还是为了活着,体会世间温暖,和人生丑陋百态。

朋友说,是啊!你看懂了就不别说。逢场作戏总有时嘛。只字不提才是最得体的姿态。说的过于哲学了吧!聊点其它吧,我又不是黑格尔,新加坡李光耀先生去世了,值得尊重,但我不认可他伟大,伟大这个词只适用于成吉思汗,毛泽东,现在的普京都谈不上,最多算个硬汉。

近来,中堂大人一直鼓励全民创业,也不管资金导向,画个大饼让年青人欢天喜地赶路,GDP数字是能虚长,但活着的能有多少呢,创业何其难,全民创业?家家开饭馆人人吃自己吗?

我其实特爱每天买水果,想回到家洗了吃,每天换样吃。但是总是买了放着,我其实刚还琢磨着,夏天什么水果好吃呀,我想到好多,苹果,西瓜,桃子,橘子,芒果,大鸭梨,醒来的很早,睡在大床上很舒服,窗台上的小鸟起的很早,叽叽喳喳,我就醒来了。

环视下房间四周,发现空荡荡的,没有好看的书,没有百合花香,也没有二奶。只有我的电脑,手机,还有隔壁住了个骚情帅气的年轻富二代,可是我还是心定了下来,期望的生活,一只猫在我旁边发呆,我看着猫在发呆。

冬天刚刚走完不一会,北平的春天就呼啸而来了,没有一点儿小客气。明亮的太阳猛烈的春风,硬生生把我的小棉袄小棉裤脱了了去。

春天总带给我点点的小希望,也让我仓惶,每天不知道穿什么衣裳了。树上的喜鹊喳喳叫着,声音似乎也比冬天响亮,流浪的猫在草坪上晒着太阳。草地开始冒出小绿苗了,空气里充满春色撩人的味道。街上又开始堵车了,骑单车穿白裙的少女从身边飘过,向天空看,天色还好。

没有多久春天的北平,就快要进入夏天了,也不知道到了夏天,黄色馕的西瓜甜不甜。你们替我尝尝吧。

微寒冷,天气晴朗但没有蓝天白云,早起,不想吃早餐,近来有点疲惫,众多事参杂一起,开心和不开心全都一起来,但依旧喜洋洋,面带友善的微笑,生活需要一直的向前,路上的行人匆匆的赶着脚步,地铁口摆着几个买早点的摊位,摊主忙得不亦乐乎。

几个年青人一人要了杯豆浆买了几个肉夹馍急促的走向地铁,118公车从身边过,车里挤的人贴人,三个小姑娘打开车窗戴着耳机把头伸出窗外,模样很滑稽,红绿灯路口一个骑老年车的老大爷拉着小孙女窜行而过,国贸的附属楼拆除后留下的框架依旧竖立着,电视台的门囗站着一堆堆参加节目的群众演员,急促的和保安在理论着什么,北平的早晨让人紧张的窒息,S0H0的屌丝让老旧的电梯气喘吁吁,停停走走,我刷卡进门,喝了杯豆浆,抽支中华烟,一天开始了。

我是个害怕在别人面前印象不好的人。。
我属于什么人?
我不知道。。
很好?
没人对我做过全面的评价。
怪异,感性,龌龊,好人,无耻????
人真的太多面了。。360度?
够让自己伪装的了。。
电影里面放着爱德华·茨威克导演的<血钻石>。
似乎我提不上太大的兴致。。
看看新闻,
哦耶!两会终于结束了。。
街上武警,警察不见了。
夜色下的呼明呼暗霓虹灯和站在路灯下的姑娘又回来了。。
顺便提醒下自己:
近期太累了,周末去钓鱼。。

——辛辛作品

- END -

77
0

蝶变行动——决定着你的网站是否含着金钥匙出生!

蝶变行动,百度优化,北京seo,百度蝶变行动

周六了,大半个月都在辛苦的忙碌着,有没有人来赞美下我呢?求你们了,夸夸我吧。 今天要赖个床吧,一觉醒来很舒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