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夹着大蒜味,劣质香水,苹果手机背着山寨包的姑娘

2019.09.01 - 象牙白

前女友

满足下你们的渴望。上班前发张我前女友今天的自拍照。

讲一真事:我朋友的父亲母亲是一个普通小县城的老师,有一年了解到老家村子里有个小女孩子成绩好但因家庭原因不能再考大学,就资助了她,而且给她经常买衣服买各种生活用品,1996小女孩考上清华大学,第一年还给老两口写了两封信,后来就再也没联系了,朋友的父母亲也没好意思联系她,但也没怪过她。

只说有出息就行,有一年老两口生病,我朋友好不容易找到她电话打电话告诉她,那个女孩只说了一句:哦,知道了,就挂了。后来就杳无音讯了,现在朋友的父母亲都不在人世了,那个曾经的小女孩据说出国了。。

收拾,收拾了房间,洗了个燥,洗了衣服,喷了点淡味的香水,我正瘫坐在床上,膝盖上盖着毯子,暖气在房间里释放,音乐里面放着李宗盛的歌,小鸟在窗台上欢腾着,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这么亨受过。 谁能去给我把黑夜拨开,我希望时光永远停留在有着阳光的清晨。

年初十三了,节的味道已经远去了,街道两旁的红灯笼已经开始破旧,风很大,有蓝天但没有白云,路况特别的好,有点奇怪,街道两旁的人开始行色匆匆,为生计奔跑,近来心里不是很愉悦,压力很大,但依旧的面带微笑,电梯里四个人,一个小女孩啪哒着口香糖,背着个山寨的LV包,眼角向头顶瞄着,很拽。

一个中年男人身上有股大饼的味道,手上拎着杯豆浆,哼着网络歌曲那一夜,真有点意思,有点意思,电梯的里角站着个小不点也就八九岁的小男孩,面对着我,眨巴眨巴着审视着我,和我对目,连后可爱的笑着,是不是觉得我太英俊了,啧啧,出了电梯,过道口见一高挑的女青年叼着根烟,靠着墙,样子很吊,见我过来,脸一红,羞涩的背过身去,此刻,我座在办公室里喝着白开水,望着窗外。突然的想起已经离去的外婆,有点难过。

大周末的也忙得不得了,忙什么呢?唉!我可能注定这辈子做不了大老板了,不埋怨,平平淡淡挺好,一天忙忙碌碌的,也没谁表扬表扬我,求求你们表扬表扬我吧,有人吗?今天反思了下,与人为善是不错,但许多事与愿违,对人在好人总有对我不满意的,不经意间的会出现这样那样的让我很伤感的事,我是个柔软的男子,值得总结自己。

有时候原谅自己,但不能太过包容别人了,世间总会有白眼狼,坏人,否则要政府干什么,要警察叔叔干什么,是吧!

三月了,三月其实就应该养养膘、求婚、受孕、脱秋裤、思考人生、等风来、啥也不应该干的季节,但是为了更好点的生活,还是要继续的加油,近来憔悴了许多,不太英俊了,倒也无所谓,老头子了,顺其自然吧,有一东北小姑娘给我带来一只杀好的鸡,说是小鸡子,家养的,生态鸡,我一看足有5斤,这还小鸡孑,那要是大鸡子不就是火鸡了,今晚回家炖鸡汤喝,我要增胖胖,慰劳下自己。

小姑娘谢谢你,下次要带,就带半只小鸡子,我这迷人小身材吃不了那么壮的小鸡子,嗯,晚上喝鸡汤,心情好了许多,放声高歌,唱起了,丁当的歌:(身不由己)这夜里,路上行人好拥挤,停在原地。。。。。噢,忘了件事,明天是三八女性节了,祝所有的女性节日快乐,愿主赐于你们幸福!爱你们的我。。

年结束了,昨晚本该写点什么,后来由于情绪不佳,刚好也喝了两杯小酒,所以就安睡了,清晨,阳光从窗外影射进来,小鸟们吃饱了在吟唱高歌,我穿着小号的秋裤,好有线条感,劈叉,翻跟斗,锻炼小身体,让自己好伟岸点,我要长胖。我突然有点想念去年的那个夏天了。

我坐在小区门口的石头墩子上,手里拿着一瓶冰镇矿泉水,瓶子上布满水珠儿,我穿着一条肥大的短裤,迷人的大白腿在夏天的风里伸着无所事事,我耷拉着脖儿想心事,街心花园的石头桌上,一拨一拨的老人在打牌,有一个老太太因为牌品差,没人带着玩了,悻悻地,一脸尴尬。

大望桥下人山人海,都长得不算好看,大部分都是屌丝。电梯里夹杂着大蒜味,劣质香水,苹果手机背着山寨包的姑娘。

是不是我的人生就要毁于此呢?现在不管什么人都牛B的说着自己好英俊!可我已很久不想英俊了。想去吃个烤串在胡同里找把破椅子坐着发发呆,想想心中的那个远去的姑娘。重庆,北京,其实是我青春停驻过的城市,现在我想吃一碗都是肥肠的卤煮和一碗全是麻辣的重庆小面。

四年前的正月十五晚上的公交车上,有一对情侣在嬉笑打闹着,她们下车后拥抱着坐在双井桥的肯德基门口的台阶上喝着可乐,远处,有人喝醉了,有个男人在哭。。

——辛辛作品

- END -

56
0

Yoast SEO 11.5:更新的移动预览+ favicon

SEO

满足下你们的渴望。上班前发张我前女友今天的自拍照。 讲一真事:我朋友的父亲母亲是一个普通小县城的老师,有一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