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按部就班的吃饭,撑得我没有了性欲饥渴的欲望

2019.09.02 - 象牙白

欲望

我愿每天她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周二,呆坐在阳光下面看手机,喝着人生花茶想心事。望着窗外的白云想一想自已要的是什么?那个姑娘会想我吗?万家欢乐的日子就在眼前,心却止步于一杯茶的热气里。

无怨无悔,乡村里的集市热闹,拥挤,相互间亲和的微笑着,超市里排起了几十米的长队,银行里站满等侯取钱的人们,别墅区,宝马,奔驰,各种品牌汽车停靠在人行道旁,日子好了,麻雀在枝头叽叽喳喳,两边的树枝已经发芽,春来了,年近了,说着家乡话,心里安定了许多。

我的朋友的母亲是出生于山西偏远地区的农村,在过去那个年代安徽由于闹饥荒,发大水,也由于我外婆家生了六个孩子,家庭环境很贫困,相对来说江苏这边的总体环境要比安徽富有一点,据我妈说:

她11岁和外公外婆来江苏乞讨,那个时代我们家祖上虽然不太富的流油,但也是大户人家,我爷爷和奶奶见我妈生得水灵,或许也觉得挺可怜,就收养了我妈妈,实际也不是收养其实在那个年代就叫童养媳许配给了我爸,或许由于乞讨过来,也由于我奶奶是个天生严谨的女人和受封建残余思想较为严重的家庭主妇,我妈在这个三从四德的家庭里受尽了苦头,经常受骂,对于一个11岁的女孩乞讨连后流落于异乡。

这无形中让她小小年纪就承受了不该承受的,认命,贤惠,坚忍,善良。我的母亲身材很高挑,1米7左右,很瘦,不足皮肤很黑,也有个天生的小蛮腰,当然现在的我也长得向我的母亲,很瘦,很黑。从我的记忆里或许我从小体弱多病也或许我小,相对来说我要受宠一点点,印象中大哥经常挨揍,我相对要少一点,其实也注就了我许多天生叛逆,复杂的性格,长大后我反反复复的人生,大起大落的生活,也有过八年没有回家的沉重经历。

后来回家听村里老人们讲,母亲现在的眼神不好,就是因为常常提到我就痛哭;我还记得五年前我第一次回家母亲抱着我大哭的场景,为人父母皆不易,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也知道母亲的用心良苦;儿行千里母担忧。

今年回家母亲又老了许多,但见到我心情就愉悦了许多,有精神气,忙里忙外,问我冷不冷,夜里帮我盖被子,教我要对人善良,不要太累工作,担忧我的婚姻问题,在她眼中无论我多大了,我还是她眼中的小孩子,偶尔会独自流泪,舍不得我们离开,有时我也情绪的认为,是不是我们太忽视她了。

忙碌于自己的生活也或许有让家人和自己生活的更好的理由,但其实对于她来说:钱并不是最重要的,只要我们能平平安安,就好。有我们在的日子母亲每天都很开心,依旧对我们象个孩子一样的疼爱,这或许就是一个平凡母亲的伟大。。

年初二了,整个节日过得很安心,忘记了日常的烦恼,人也英俊了许多,天天按部就班的吃饭,吃饭,撑得我没有了性欲饥渴的欲望,喝点适度的小酒,听父母讲村邻右舍的故事,偶尔会有叔辈们插话讲邻村小寡妇的骚情和大表叔让三个留守妇女爱的争风吃醋,唉!

有损家风,村里从前的小孩子们已经长大,年轻的稚嫩和张狂牛B的吊样刻在他们不谙世事不逊的脸上,叼着烟,苹果的手机,听着非主流的歌曲,讲着和谁,谁去开房了。

这个世界其实未来是他们的,好担心。不过一不小心会发现堂弟的女儿会文质彬彬,内涵有点文艺气息,多读书才是好,有点欣慰,家门有幸,发小的媳妇,N年前结婚那天浑身透着少女的精怪,撒娇要老公天天把她背回家。

时隔几年,却成了一个蓬头垢面身材臃肿的市侩主妇,张口就对发小说:你麻个B的,麻个B的。你和那相好的去过吧!也不知该怪婚姻和生育的负面效应,还是怪她禁不住压力自暴自弃。总之,我不希望爱人沦落成这样。

村里的早晨是宁静的,纵然有不断的鞭炮声,邻里也会友善的彼此微笑,互道早安,客来沏杯绿茶,五彩缤纷的糖果和花生,瓜子,不时有大爷大婶给小孩压岁钱,不下于200,500,更多,生活真的好了。

年初三了,有零星小雨,夹杂着阴寒,南方真冷呀,不敢穿花内裤睡觉了,穿上了秋裤。开始有点想念北方的暖气了,昨晚去和三个至亲狐朋狗友小聚,翁先生貌似发家了,有点土豪,金狗链子倒没带,不过不抽烟了,估计准备生三胎了,有钱人真好,就造人。

薛先生还是那么小帅,阳光,估计祸害了不少女性朋友,李先生永远是大哥形象,道貌岸然而又不适稳重,有点秃发,不过听书上说秃了发的性功能好,真漾慕。不过我很尊重他,我也在他教育下成长了。

回头看看自己虽不伟岸,但也英俊的难以启齿,几个人天南地北的畅谈人生,回忆曾经青涩的自己,完了,翁先生还给了我个红包,说给他未来弟媳妇的,有钱人真讲究,我一摸估计就一千左右,唉!土豪也抠门。

或许昨晚喝了点酒,一觉醒来已经天色大亮,窗外有几只麻雀在枝头叽叽喳喳的收拾着被小雨打湿的羽毛,零星的鞭炮声时常响起,轰,轰,轰。要走了,该干活去了,很有点不舍这几天给我暄闹中的宁静,安心,真好。真好。。

——辛辛小朋友

- END -

41
0

北漂七年——序(一个普通农村人的北漂回忆路)

北漂

我愿每天她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 周二,呆坐在阳光下面看手机,喝着人生花茶想心事。望着窗外的白云想一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