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同床共枕尖叫狂欢的人已经成为别人的媳妇

2019.09.03 - 象牙白

同床共枕

讲真,我觉得我是一个不善言辞有些羞涩的人。时局如此,人生艰难,爱到点到为止何尝不是自我保护,和对他人的善待。。

认真的讲点严肃的话题:其实我生活在人间的乐趣在于我不知道未来的模样,但内心有自己想要成为的样子,并且在心里描绘过很多遍。2014年过去了,我就希望2015年能实现人生愿望的一小步,一大步,手抓VERTU手机,戴个一公斤的大金链子,叼根雪茄,穿一貂毛的土豪或者围一围巾穿一长衫做一文雅人士。

我打很小萌生的两个愿望:娶一个老婆,三个姨太太。还有就是住到城里去住大楼房,细想想我的这两个愿望都是为了自己庸俗的私欲,很让人鄙视。时光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大一点了我又想成为个作家,时常鄙视土豪们的土鳖而想往浪漫的成为文人雅士,希望不枉走世间一遭,为我的子孙们留下点什么。可是,自己现在都嘲笑自己。

其实我也曾经深信时光的美好,但成长路上的颠簸,一切都在发生,爱过人也被爱过,受过伤也伤害过别人。曾经同床共忱尖叫狂欢的人已经成为别人的媳妇。心中想往的爱情、理想和人生被生活拼凑成了另一个样子,跟最初的想象不一样,但不能说这不是我想要的,不能说我不享受这样的结果。不能说我就很悲哀,这或许就是生活。。

夏天的时候养许多花草,买了把浇花的水壶,后来由于时间的原因就不种了,就送朋友了,就把壶洗干净收起来了,现在我又买了许多花草,找不到这把壶了,我从昨天找到今天,各种柜子角落都翻了,找不到了。卧槽我壶没了,壶咋没了呢?我的壶呀!

继续的郁闷着,天气略寒冷,家里还是很暖和,小鸟们继续的唱着歌,阳光照耀着这个城市,堵在建材市场口,看着外面的一切,三个民工模样的人,手里拿着块写着水电,装修,隔断,刷墙的牌子,有两个穿着哈伦裤的小女孩背着双肩包戴着耳机时尚的从车边路过,有个买爆米花的大爷在路边摇着机器,嘭的一声,爆米花炸了,路人都惊恐的回了头,一个三十多岁娇艳的女子一个手拿着根烟,烟在燃烧,一个手拿着手机囗里大声说着粗话:你麻陋隔壁的,老娘,操你,操你丫大爷的。。

咳嗽还有点没好,继续的心情郁闷着,但还是把微笑挂在迷人小酒窝的脸上,也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前进的脚步,和客户聊了会天,回办公室座着,某个朋友给我QQ留言,贱人。唉!还想不想和我愉快的做朋友?

我很贱吗?是呀!我贱吗?没事跑到前面楼和三姐聊天期间我和她老公李先生手机连线问候了下,我祝他俩性生活愉快。五点过司机接我回家,去菜市场买了只土鸡回去炖汤,近期身体一直不健康,该保护自己了。做完饭喝着美美的鸡汤,但唯一美中不足没有人和我共享,很遗憾。看了看我的小婴鹉们,她们貌似在闭目养神,在思考,它们究竟在思考什么呢???

睁开眼,已近临进中午了,鸟儿在床台上欢腾着,电视开着,屏幕上显示着一句:一约既定,万山无阻。画面很美。整个楼都很安静,隔壁邻居家大爷尽来貌似性功能也不太好了,已经很久没听见他家那个有点韵味的小媳妇愉悦的叫床声了。

挺可惜的,洗个澡吧,皮肤真好,白滑滑的,水喷撒在我的头上,闭着眼,我瞬间忘记了近来的忧伤,郁闷。换上了新买的秋裤,旧的那条已经破了三四个洞了就不补了。

奢侈一回吧。阳光从窗外照耀进来,雪花已无影无踪,很惋惜,很想见到真正的第一场大雪,可是还是没有来,会来吗??

继续着,继续着心情不好, 星期天整个没地可去,默默的做在办公室一天心慌慌的。突然的想出去走走,转了一圈,没事去了花鸟市场,买了两对磨茹头的小鹦鹉,没事可以看看,喜欢鸟的欢鸣和无忧,,平息下了自己的心情,晚上约了好友汪胖胖,近来突烦想喝点,酒过三巡,微醉,心情很萌动,内心有点思春,司机说去k丅V,但理智战胜了自己,回家吧,告诉自己。我是个本份的人,开始下雪了,真正的第一场雪,心情愉悦了许多,雪花飘落在我的身上,内心融化了。。。

继续着近来沉闷的心情,很晩才想起该回家了,微冷风,今天车限行,等了许久出租,但周五,出租车很不好招,只好晃晃悠悠的走回家,我也不知道这一路我想了些什么,有没有路过的女青年对我抛下风骚的媚眼,只是觉得一个人匆匆走过红绿灯的路口很寒冷,路人麻朩的走着各自回家的路,呆滞,苍白,没有温暖。

路过菜场买了豆芽肉丝,顺便买了把韮菜,听老人们说韮菜是壮阳的,有用吗?只是一道菜吧了,到家做饭炒菜,喝了口小酒,情绪就有点来了,有点思春,照了照镜子,脸上的小酒窝越发的迷死人了,哼了一句:来吧!来吧!我骚得要命。。

扑哧,自己笑了。。郁闷瞬间没了。冼刷完毕,抹了点擦脸油,躺在床上,不知干什么,好吧!很久没看书了,看会小说。。看着,看着。我猛一转头,看见窗外的万家灯火,带着书上忧伤的情绪,突然间眼圈红了。。。

——辛辛作品

- END -

51
0

如何优化您的WordPress元标题标签的SEO

WordPress元标题标签的SEO

讲真,我觉得我是一个不善言辞有些羞涩的人。时局如此,人生艰难,爱到点到为止何尝不是自我保护,和对他人的善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