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帅醒我向你们问候早安,国土安全里卡莉和谁都上床

2019.09.07 - 象牙白

被帅醒的我

刚在路边遇到一个大姐,问帅哥要不要去酒吧?新开的,环境好,姐给你介绍个漂亮性感的妞儿,以您口味您一定会喜欢,唉!居然被一个拉皮条的搭讪,我长得很象嫖客吗?

《国土安全》里的卡莉怎么和谁都上床啊?连个巴基斯坦小男孩都不放过,这美国广电局和CIA怎么审查通过的啊?被帅醒的我向你们问候早安。

悄悄发张我刚拍的照片给你们瞧瞧,不要夸我帅,真的,不要,不要,我会心跳的。。在你们眼里我这两个前女友,谁最好看?身体有轻微不适,勿拢。 看《小时代4》感动得哭了,这么烂的电影也能拍出四部,想想还挺励志的。

去过一朋友的单位,是一行政助理,税后工资贰万叁,我推门进去,办公室里,鸦雀无声,绿植没土渣儿,一水的高档地毯,走上去,没声儿,大冰箱里,咖啡座,吃的,喝的,应有俱全,一年四季的当季水果随便吃,穿着体面的清洁工,训练有素,见人就笑,他那些同事,一水都是高档衬衫喷香水,前台姑娘全是高圆圆版的,大气。

看以前写的东西很感慨,这里留存了我太多软弱,纠结,困惑。每次重读都会被某种意念沉重打动,和过往的自己产生共鸣并非好事。N年前的我有太多勇敢与温柔,也有着不逊和狂妄,而随着我渐渐变老,总要抛弃一些,它们未必是坏的,只是无法与崭新的现在的我兼容。该过去的就该放下了,才像个高龄小伙子的样子。那些曾不愿妥协的伤口,如今我内心终于肯一一放过了。原谅曾经的我吧!

车停在路边,我座着发呆,见一个女的打电话,声音很大,约有半个多小时,一直在给对方唠叨说,自己被男人揍了,男人不疼她,一定是有别人了,好命苦她,这是一个中年好看又有身材有模样的女人。着衣也挺时尚。唉,听这日子过得很惨的样子,只是,也用不着不停的说吧,其实,这个年龄的女人了,得学会强大自己。要知道,解决问题和烦恼的法子,只有时间和自己,没有她人,愿她安好。。

整个快一年的经济基本一片潇条,路线反腐已经影响到各行各业,对周案后期的低调,表示反腐到此为止,银行贷款的放开,拯救房地产,表明高层已经意识到民不潦生,也对自身已经无药可施,,接下来四中全会后会有一连串的经济政策。一切又回归过去,我们老百姓现在重要的是看好自己的钱袋子,而对于小微企业谁能扛得住谁就有明天,谁胆子大谁就有未来。。—–网络上的一段话。

盯着一个字看久了会发现不认识这个字了,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看久了会发现,好丑。。 大多数生气和纠结,是由男女思维方式不同引起的,不是由谁不爱谁引起的。中年男人三大喜:升官,发财,死老婆。人生只似风前絮,欢也零星,悲也零星,都做连江点点萍。

一筹莫展,焦虑。想做村干部,每天跟留守的村少妇聊家常。。 从镜子里看,今天的长相没有丝毫建树。这个季节的夜格外冷清,情人们像是卯着劲儿似的不再出门,留下曾经嬉笑的圆形广场,声音在那儿回音似的游荡。

真正的地下党员都是理想主义者,浪漫、内敛、精干、坚韧,但眼睛是清澈见底的。杂念太多就干不好地下工作了。很多地下工作者都很单纯。如(北平无战事)之崔中石。

- END -

47
0

自媒体大把赚钱,但活得好的没几个,问题在哪

自媒体赚钱

刚在路边遇到一个大姐,问帅哥要不要去酒吧?新开的,环境好,姐给你介绍个漂亮性感的妞儿,以您口味您一定会喜欢,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