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时风能将温暖吹进窗里面来

2018.10.18 - 象牙白

年轻的时候走南闯北到处流浪,从未觉得力不从心,而现在活着的气焰弱到吹过一阵风就要摇摇欲坠了。房间里面,窗户紧闭,灯光很朦胧,像是疼痛又回来了。。。

生活的希望

回想刚来这个城市时候的情景,那真是很无畏又不得已。拎着几个破塑料袋子,里头放着床单被罩枕巾几件换洗的衣服,口袋里面几张皱了不成样的破旧人民币,就来了。

一晃,已经过了N年了。那时候有点小小卷发,还有点青春年少,瘦,比现在消瘦,我怀揣各种忐忑不安。可惜,那个阶段留下很少的照片。许多青涩不安已经不见了。

我第一次忐忑不安的站在这个城市的大桥底下,如今天这般破破烂烂。但周围还没有如今的什么大楼,都是居民楼。我用IC卡打电话打给所谓的中介,问他怎么到他在的地方。他说了一堆,什么公交车转小公共,什么小公共上车俩块。我顺着广渠路一路往东,我心想,这你妈是去哪啊,咋还不到啊。

是个村儿吗??如今这个地方貌似有点洋气了,但N年前还是特土气。我住一套3平米的小平房,吝啬的房东就收我450。冬冷夏暖,每天各色形形色色的女人男人在地下室出来从我门前走过着。。

时常会有几个风尘女子会对我妩媚一笑,我会春心荡漾。。。

吃着方便面也春心荡漾。

经常我看见在地铁附近看见拖着行李的中年人,他们往往头发稀疏槁黄,行李包括鼓囊囊的双肩包,尼龙拉杆箱,用红色皮筋捆带来回拴绑。箱子旁边有塑料袋里面装着提前买好在长途火车上吃的方便面和水果。他们面容焦灼疲惫地走在人群里,带着部分家当,往返于都市和城镇之间为了生存而奔波,活着。。。
生活其实真的好难!

我想我其实和他们一样。

过去那时候其实生活内心还是有点激情,不像现在的我,我经常默默的嘱咐自己我要成功我要寻找爱情,我经历着生活的动荡,零零碎碎的勾搭着各色女人,体会她们是否对我真心,收集着她们对我的喜爱。好在,没遇着什么荡妇。多半还有点纯情,或许,她们知道我也没有什么油水,当我回首往事的时候,自己还勉强坦然,没有太多脸红心跳自己臭不要脸的尴尬。但,感情这些事儿,不就是你伤我我伤你互相伤伤的事儿吗,那些美好的大团圆的结局我此生是没机会演绎了。

遗憾,有,但如果真让我地久天长,我还真未必受得了。有些人注定是为爱情而生的,我可能是注定一生漂泊来到这个世界的。如今我也不会矫情的懊恼,当初谁谁谁对我不薄。

我记得有个冬天的大半夜我两折腾完后洗过澡坚持要给我脸蛋抹擦脸油的女子,她说冬天我擦了脸蛋就不容易皱吧了,她说,跟我在一起好不好。我说,这不都睡了吗。我已经是你的了。她还特文艺的口吻说,我觉得您的心在远方。现如今我再听到这样的话,我就会笑场,我会说,你嘛别逗了,我的心在我自己个的胸膛里啊。但,当时我深深的被她感动了一下,我心想,您可真了解我啊。你得到了我的肉体。我的心却在苍茫的黑夜里寂寞的飞翔….

后来听说她出国了,又后来听说她嫁了个非洲人,我有时在想,是不是那个非洲男孩,皮肤会特别好,天天抹擦脸油不容易皱吧的。。

每天洗头都掉很多头发 很担心睡一觉起来会变成个秃子 ,那就不帅了,会没人爱我,我时常好憔虑。。

很担心现在的自己。

很担心。。

在我身边的人其实根本不了解我。。

她们时常自以为是。。

看不见日出,看不到日落。心情被灰蒙蒙的天气影响着。看不见太阳的我,似乎忘记了太阳照在我身上温暖的滋味。以前的我,与现在的我,真的有很大的不同。无论是心境上,经历上,或者是处事上已经不是自己了。勉强自己的东西太多太多。这才发现有很多事情根本由不得自己的。感觉上变化是逐渐的,是不仔细感觉就感觉不出来的。好象只有自己知道了。看着走了又回来,回来了又走,脸面上已经毫无表情。心情已经微小变化了。

放弃了很多很多,遗弃了很多很多。最终也没有收获些什么,收获的只有过程。也许只有过程没有结局也是件好的事情。或许,某一天,我在街上走丢,任由时光飞逝,只等着那个懂我的人把我拾回家。

流水年华,似水青春。虽然,我继续敏感着,矫情着,颓废着,悲观着,憧憬着。但,我对很多事已经开始不愤然了,包括爱情。

那些年爱过我的人,或许我会说对不起,我对已经年老的自己含糊着说不好意思。但仍感谢你们愿意对我倾吐羞涩的幻想,得不到的爱情,不能示人的苦楚。那些在现实中种不出的花,都在我心里开过。”很感谢,一路上有过。

窗外的夜色,静静地照着楼下小树林,枝丫细细地映着朦胧的霓虹灯光,远处有几辆零星车辆和匆匆的行人,夜是那么的寂寞,不知何时风能将温暖吹进窗里面来。

今天有点冷,估计需要盖两层被子。。

心情不好的一周,情节有部分虚构,请勿意会,懂的人自然会懂,谢谢!

————-高龄少年,辛辛小朋友的文字。




阅 369

二级域名,二级域名解析,二级域名删除,链接优化

年轻的时候走南闯北到处流浪,从未觉得力不从心,而现在活着的气焰弱到吹过一阵风就要摇摇欲坠了。房间里面,窗户紧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