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备用钱包里放了一个安全套,已经放了N天了

2019.09.18 - 象牙白

安全套

麻逼,大白天的,一男一女约三十多年龄了,公交车站旁,抱着,贴着,还陶醉的闭着个眼,大热天你热不热,我要不是觉得我这小身板打不过那男的,我真想抽丫的。呸!

临武县县长回应:警方是在协助家属将死者遗体运回村庄。让一个死者的遗体在大街上,我们认为是对死者的不敬————我认为让一个瓜农横死街头,是对于这个国家所有正常人的不敬。操!

静下心来,知道自己这道槛是迈不过去了,我无法不沉迷于其中,我想把自已交给命运,但命远我想也许也不会给我予答案,我不知道怎么办,我深陷其中而不得不向命运低头,喜欢她,她好就可以了吗?格式化的文字是否让人真实的那么伟大呢?我没有答案,所以我决定远行,关掉手机,断决一切联系,把自已交给心灵,时间,记忆,蓝天,白云,某个不知名的小镇。。。。。

真好看,干净,自然,韵味十足,太美了。。。今中午,想在街上找家理发店修下脸,刮下小胡子,居然转了一小时而不得,只好感慨是自己过时了。

刚刚深夜看到小区后面报亭旁一位老奶奶还在卖水果,我刚好想到要买水果,但心里酸酸的,问了下婆婆,这么大年纪了,这么晚还在卖水果呀,她说:她一个人水果摆到夜晚路灯关时才回家。因为晚上没有城管查,她今天忙,还沒有吃晚饭了,我问,没人帮你或送饭菜吗,她说:没有人送饭菜,有时自己带或买俩个馒头。家里老头中风了,儿女不是不孝顺,但都打工挣得也不多,她自已挣点可以贴补下,给儿女们减轻点负担,老头中风了,儿女们没什么钱也压力很大的,不怪他们的,我眼眶瞬间红了。。。

爹呀!娘呀!,如果我今年还找不到我的小娘孑,千万别怪我不努力,长得帅,可能是月老老人家她老眼昏花了,我其实心里能看到她的,只是她被人群挡住了。你儿孑天天睁着个迷人的小眼睛穿梭于大街上,在大海里捞针针,街上凡是长得像您儿媳妇的,我都挤上去多看几小眼,我也很累呀。我不跟别人比早,只比以后我的小幸福有多少。呜呜,爹呀!娘呀!我难过的笑着呢。。 。。

麻矮,一女的骑摩托车,呵呵,居然被大风把胸罩吹掉了,呵呵呵,太逗了。。

恩!我悄悄的告诉自己。。人海中 ,认定了你 ,这便是我的执着。。。让我为你唱首歌,这就是爱,说也说不清楚,这就是爱,糊里又糊涂。。。

有时我自认为我是个很讲情义的人,而从道德的至高点我认为我可以把控自己,我可以百毒不侵,但事实证明,我也是一俗人,我并不能把控自己,而且在不能把控之后还会找出千万个理由给于自己逃避的借口,心中想着,没事,没错,正常,我都鄙视自己。。。。

灯坏了你咋不让人来修?我需要一个拥抱,今天我心情不好。。。

我在备用钱包里放了一个安全套,已经放了N天了,一直都没有用上,就在前几天,我有了非常强烈的预感:这个套子在这个周末绝对会被用掉! 然而昨天,我的钱包被偷了。。。

阳台上挂着床单和衣物,光线从浅色的织物里投射过来,风一吹有洗衣粉的味道。冰箱里有切了一半的柠朦,有剩下的绿豆汤,有啤酒和饮料。我抱着玩具熊微踡在床上坏坏的笑着,一种平静、或许是美丽生活,相比浮华,这种屋檐下的日子显得朴素,如果,有你!就毫不逊色了。

恩!我坐在你家池塘边的。。。

跟所谓的某个朋友吃饭,他问:对面来一个美女我先看哪里,我说当然是腿呀。他说我会看眼睛,做心灵的交流。靠,我决定跟这么虚伪的男人绝交,这种男人要么阳痿要么出柜,真的。

我喜欢你,在所有时候,也喜欢有些人,在她们偶尔像你的时候” 一开始两个人谁都看不上谁,谁都认为不可能,后来结婚了。这事,我经常听说。

红烧鱼,清炒菠菜,鸡毛菜汤,吃好了,饱了。。腿又痛了,躺一躺吧,抽支烟,想想美人吧,恩,想想美人,腿就不疼了,恩!




阅 63
0
北京的冬天很冷

求:腿毛长,带酒窝的女青年!我要和她说点事。。 什么事?不告诉你们,我只告诉她。 好像很久没上网了。 看见别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