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日子就像打了一个死结

2018.08.06 - 辛永宝

我们生命中的一些时刻终究会因为一些个人的遭遇或一些突然发生的变故被标记起来,那段日子就像打了一个死结,永远凝聚在了那里,再也散不去。

北京后海,北京记忆

09年,对于我实在是特别的一年,那年我离开了山西。近十年过去了,我还记得火车在傍晚的时候跨过了一道桥,驶入北京火车站的情景,那个情景,在后来每次听到陈楚生唱“当火车开入这座陌生的城市,那是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霓虹”,我都要盈眶。隔着十年,重新想起那个傍晚,我还是觉得那个画面伤心,迷茫,痛苦。那一年里发生的事情,都太戏剧了。

我的情绪开始郁结。无法面对,至今我也没有释怀,我也没想过要去释怀,活着终究要背负着一些事情。那阵在北京的住处再也住不下去了,地下三层,整夜的失眠,后来我搬到了一个北京的半地下室,睡床铺。每天晚上,在黑暗里,听着陌生的人鼻息声,像是一种安慰,也分散了我的一些注意力,情绪也渐渐平稳了下来。我现在住在自己家里,也经常睡在客厅的沙发上,半夜里偶尔听到邻居老大爷狼狈的做爱声,也会觉得是一种安稳。我一直吵吵想找一个人在一起,不是纯粹的做戏,是真的想找个人在一起,给活着一点安慰。

活着本身是乏味的,只有跟人产生了关联,生活才会有一点色彩。爱情,无疑是众多人际关系里,最浓墨重彩的一笔。爱情是什么呢?每个年龄阶段对于它的感受和界定都不一样。因为年轻的时候,把感情看的太重,分手的时候,说过一些表达激烈的话,给你带来了很大的伤害,我现在想说句抱歉。年轻的时候,只要是跟爱有关的情绪,都难免激烈。

心如止水,是上年纪后的心情,感情再浓,也会换一种表达。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解释一件事情,我只想安安静静的,但那些懊恼的回忆在脑子里真他妈的吵,近来多半心情不佳,有点烦躁不安,年纪大了真可怕,岁月让我开始痛苦了,在过去的N年,我跟很多人暧昧过,有主动送上门的,也有我自己上赶着勾搭的,遗憾的是,没有几个能记得我,其实我连一个想发生一夜情的人都没找到,不知道有人相信不,我总觉得乱搞到了一定程度就会成了一种惯性,已经睡了几个,再多一个也没关系。

我这个岁数,内心多少有点善良和我自认为的道德底线,我过不了那种被几个女人纠缠而担惊受怕的日子了。年轻的好处就是,青春这副牌,怎么打,都不会太差。一身嫩肉在那摆着,谁不想伸过手去揉几把。其实我也不是没年轻过,脸盘不行,但凭我人好懂事,骚情这几条,也有过几个人上赶着扑过我。不是我自己有多骄傲,年轻的时候内心一直的都在彷徨挣扎,我自己是个什么人,我想自己是最清楚的了,不想过分的贬低自己,想着想着好年华也就过了。

以我当时的状况,现在想起来,那真是感恩戴德。我对于她们的离开,我毫无怨言。有一段时间我经常想,,我遇到的一些人,跟我分开了,某些时候她们会不会想我?现在这个年纪,只是想着,找可靠的人在一起,过一种安稳的人生。在内心深处,我一直耿耿于怀,为什么有时候大家都自认为当时我们都很相爱,最后还是分开了,或许我们终究熬不过现许多实的很多东西。

有时候总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不开心,老觉得为啥对方不懂自己,是不是自己有许多需要改正的地方?

好吧,那就自己改下脾气吧,但往往是带着怨气改的,结果却越来越糟糕,我一直很鄙视某种行为,而某天当不可思议的行为发生后,我就怀疑自己,是不是我真的需要心理治疗,是不是我内心还在耿耿于怀。。是不是根本上就错了。。爱一个人有错吗?自己给的承若又有多少?

需要检讨自己的地方很多,有时自己把生活搞砸了,让自己都看不到希望。过去我内心一直希望我能留在北方山西。而现在我对北方山西的一切早就厌倦透了。在北京或许是我人生最后的希望。。

当某天有个人做的一切已经说明,我相信你,我又何以面对呢?感恩,包容,原谅自己?其实已经代表不了一切了。。

—高龄少年,辛英俊记录

阅 154
0
北漂

我们生命中的一些时刻终究会因为一些个人的遭遇或一些突然发生的变故被标记起来,那段日子就像打了一个死结,永远凝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