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从医院回来,医生告诉我,我还是处男,我哭了

2019.09.10 - 象牙白

处男

我愿每天她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刚从医院回来,医生告诉我,我还是处男,我哭了。儿童,少年,青年,中年的我。。。被树上掉下的桃子砸到奶子了,疼。。你要记得 紫檀未灭 我亦未去…..

一双看起来二十多岁的少年男女在楼下小花园激吻,死死缠着。年轻真好!东三环每天都这么堵,党中央知道么?我刚知道,这事我明天就吩咐下去,你以后想堵都难了

工作上,谁也不用理解谁,先做好自己的事再说,说理解你的都是想让你理解她。乖啦。

想去卖身,不要钱,帮我买罐六个核桃就行。。江郎才尽了,连一句废话都发不出来了。。窗外下起了小雨,细细的声音,像养蚕宝宝时筛桑叶,很拙朴的踏实温暖感。想起那些园里的紫薇,雨后的明天,我或许会开心一点。。怎么没人心疼我一点点呢?嗯!凉了,穿秋裤。。睡前告诉你们,这才是我。。。

偶尔会想起小时候的暑假,燥热的午后,蒲叶扇,暑假作业,花露水,老冰棒,荷花池塘,清晨的露水,狗哈哈的喘气,无人的操场,井水里面的碱水味,我停留在有钱人家窗外听黑白电视的声音,总是坚持不到清晨就尿床,那时父母还年轻,世界没有恶意。

回家,想买份报纸瞧瞧,可,好几年了的报刊亭突然不见了,为什么??生活从未给过我答案,最后都是我自己给自己一个说法。我经常想起N年前的冬天,有一天深夜,我站在那座桥上,人少,內心荡荡的,空气里流淌着寒冷的风,那个城市那么的繁华灯红酒绿,而我无家可归,我挣扎着是否留恋这个世界,后来,我胆怯了,但,我想我一定要离开,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后来我来了首都。。

机场送人。待机时见一外国女青年行李超重了,没人送行,于是她走到托运处旁的小椅子上坐下来,默默地开箱开始剔减行李,大箱子里带了好多日用品和衣物!看样子不是来旅游,一定是在这里待了许久后一次性归国的那种。拿起又放下的手和那看每件即将扔掉的东西都恋恋不舍的眼神,突然让我觉得她好可怜。一个人好孤独。

人啊,上了年纪不服老也不行。已经找不到当年我青春的影子了。有人说“女人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但我不是女人,可当我正想开始认真思考的时候,却隐约看见渐行渐远的青春在频频挥手。青春是什么呢?是五月天温柔的摇滚,是许巍轻狂的吉他,是罗大佑沧桑的《光阴的故事》,还是《独自等待》里挂在门前树枝上的锡箔纸戒指呢?没有答案……我不知道,当那些流逝的往事是否像王家卫的黑白镜头在我的脑海里不停轮转的时候,我很困惑,那些往事就像本陈年的日记,装满了青春的字体,却与我隔着时空的距离。也许有很多人和我一样,曾经迷失在自己前行的脚步上,在鲁迅的一段话里我找到了些宽慰:“我在年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后来大半忘却了,但自己也并不以为可惜。所谓回忆者,虽说可以使人欢欣,有时也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己逝的寂寞的时光,又有什么意味呢,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却,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到现在便成了《呐喊》的来由”。我推开窗,但还是没有喊出声来,只是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高龄少年,婴儿潮人辛辛小朋友的文字

- END -

23
0

钱对我没兴趣,但是我对钱还是很有兴趣的!

赚钱

我愿每天她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刚从医院回来,医生告诉我,我还是处男,我哭了。儿童,少年,青年,中年的 […]